中央歌剧院院长:“新疆有听歌剧的文化积淀”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07年02月27日 16:50:54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中央歌剧院院长刘锡津

    中央歌剧院院长刘锡津中国著名作曲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国家一级作曲家,国家级优秀专家。现任中央歌剧院院长。代表作品有:《我爱你,塞北的雪》《北大荒人的歌》,第三届亚洲冬季运动会主题歌《亚细亚走向辉煌》,舞剧《渤海公主》等。其作品多次获得文化部“文华奖”“飞天奖”“金鹰奖”“五个一工程奖”等各项奖励。

    天山网讯(记者张婷报道)气势磅礴的“卡门序曲”,荡气回肠的“祝酒歌”……3月17日,这些著名咏叹调的回响,将令乌鲁木齐的春天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如何证明这将是新疆首场最高规格的高雅音乐会?缘于担纲演出的是中国国家级歌剧院——中央歌剧院,其曾在国内外成功上演数十场经典歌剧剧目《卡门》《丑角》,更有与世界“三高”同台比肩的男女高音演员……这是一场毫无疑问的顶尖音乐盛宴。

    对于中央歌剧院来说,这也同样会是一场难忘的演出。那些造诣深厚的音乐家早已对文化多元、神秘美丽的新疆心向往之;而让中国不同地域和民族的人们进入同一时空,感受音乐的巨大魅力更是国家歌剧院一直以来的愿望。

    2月26日,记者致电正在紧张筹备本次演出的中央歌剧院院长刘锡津。在电话里,这位著名的国家一级作曲家向记者解读了歌剧的魅力密码,并表达了对高雅艺术进入新疆赢得受众的十足信心。

    新疆优势在于包容性

    记者:我们想知道,作为国家级的歌剧院,你们如何看待到新疆这样边远的省份演出?

    刘锡津:首先是为了响应中宣部“三下乡”精神,把优秀的文化艺术带到边远省份,带去高雅文化的气息。这些工作我们已经做过,像去年到云南的演出,反响就很好。

    实际上,我们一直非常想去新疆,那里地域辽阔,有丰富悠久的文化积淀。之前,囿于经费问题,我们曾经打算用一个乐团带几个男女高音,去新疆演出。幸好,这次与乌鲁木齐晚报合作,我们得以能够以最整齐的规模出现在新疆听众面前,从而完整地展现歌剧的特殊魅力。

    记者:在国内高雅音乐普遍曲高和寡的局面下,把处于高雅音乐殿堂地位的歌剧带到文化相对落后的新疆演出,有没有担心过受众接受的问题?

    刘锡津:其实,我们对新疆还是有一些客观的认识的:新疆地域特殊,中西文化融合,接受力和包容性都很强。

    现在的传媒业非常发达,文化在通过各种形式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去,已经为高雅艺术做了普及工作。歌剧属于西方的艺术,你想,云南在对西方文化的接受性上还不如新疆,但事实上市场反响强烈。所以,我对新疆很有信心。

    培养高雅受众需要时间

    记者:如您所说,国人的审美品味在不断提高。但目前高雅音乐受众群体仍然很小,歌剧院近几年演出过程中遇到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刘锡津:高雅音乐受冷的原因很多,经济文化的落后造成市场不发达,人们没有欣赏的条件等等。

    记得我们第一次去湖北襄樊演出,当地人有嗑瓜子的习惯,现场嗑瓜子声一片,第二次演出前,当地有关部门包括我们的演职人员对听众进行了一些礼仪的培训。结果,后来的演出非常安静。我们的国家不缺乏礼仪的传统,我想说的是,大环境很重要,环境形成了,人们的品味自然慢慢提高了,这需要时间。

    记者:也就是说,歌剧的受众并不只是我们想当然中的都市白领。

    刘锡津:相对来说,歌剧的受众普遍文化程度偏高。但绝不是说,文化层次低的人就不喜欢它。

    有些著名的剧目演唱时本身就是用意大语或法语演出的,许多听众根本听不懂唱的什么,但声音的穿透力、剧场的氛围,将形成一种直透情感的感染力。这就是当音乐和戏剧碰撞时所发酵出的奇妙力量,深深地震撼人们的情感。在那样的现场,演员和听众们将共同感受、共同体验。音乐是表达情感的,而情感没有国界,所以,音乐也是人类共通的。

    歌剧界不必排斥张艺谋

    记者:您曾是一名出色的作曲家,现在接任中央歌剧院院长也近5年。能否向大家介绍一下中央歌剧院近年的变化?

    刘锡津:歌剧在中国的情况总体来说还是很艰难。因为创作投入大而回报小得多。这几年,我们做了许多市场方面的尝试。2004年,举办意大利歌剧周,排演了《乡村骑士》等经典剧目在大学里巡演。在国际上颇具影响力的“三高”紫禁城演唱会,中国歌剧院派出了三名女高音———王霞、幺红、马梅与帕瓦罗蒂、多明戈、卡雷拉斯同台演唱。这次赴新疆演出,许多国人熟悉的知名歌唱家也将参加。

    记者:张艺谋最近在纽约大剧院上演了《秦始皇》,在国内艺术界引发争议。作为权威人士,您如何看待张艺谋的新作?

    刘锡津:我也注意到了。歌剧界对《秦始皇》目前主要的反应是:过于注重视觉感,咏叹调不够到位。任何新的尝试总是好的,当年张艺谋排《大红灯笼高高挂》时反对声音也特别多,不过今天反而成了中国芭蕾舞团的看家“二红”之一。(另一部是《红色娘子军》)。所以,现在的任何艺术不能光走老路。

attachment1
稿源: 乌鲁木齐晚报 责编: 李琴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