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转场的二十二分钟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0年04月09日 15:54:35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转场,是以游牧为生的哈萨克族牧民的生活方式。每年入冬以前,趁着牛羊还没有完全啃光草原上已经开始衰败的草,牧民就开始出发了,他们领着长长的牛羊队伍,穿山越岭,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冬牧场。

■他们头顶的山上,是著名的库尔塞达坂,也是牧人们心惊胆战的“鬼门关”。曾经,牧道最窄的地方只能容一匹马通过。这次火车转场只用了二十二分钟!二十二分钟!这个数字在牧民中引起一声声惊叹。在这段黑暗过程里,牧民们或聊着天,或闭目养神,气定神闲间,“鬼门关”已被远远抛在身后。

这是天山深处一个叫苏古尔的山谷,它的久远,无人知晓,山谷和周围广大山区草原,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哈萨克族牧民越冬牧羊的“夏合拉依木力克”冬草场。每年冬天,有十八万牲畜从伊犁河谷进入山区,翻越北天山山脉和三千七百多米的雪山达坂,抵达这里越冬。

去年年底,新疆第一条电气化铁路——精伊霍铁路建成通车,火车从这个不知名的山谷里呼啸而过,“轰隆隆”的声音辗碎了山谷的平静。

山谷里的牧民骑着马来看火车,火车风般的速度让他们很是惊奇。火车就这样走进牧民们为数不多的话题里。这个时候牧民们的话题,还被明年三月的转场牢牢占据着。

转场,是以游牧为生的哈萨克族牧民的生活方式。每年入冬以前,趁着牛羊还没有完全啃光草原上已经开始衰败的草,牧民就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冬牧场。冬牧场有充足的草料,可以保障牛羊吃到来年开春。来年三月,夏牧场的草开始发出绿绿的新芽,散发出诱人的清香。这个时候,牧民们又要回到夏草场。

这绝不是一个充满诗意和浪漫的旅途。千百年来,转场是写在哈萨克族牧民史册里,最惨痛、最壮烈、最惊心动魄的一笔,是一部充满悲壮色彩的史诗。漫长而艰辛的转场路上,牧民们凭着自身单薄的力量,保护着他们的牛羊,和大自然的风霜雨雪做着抗争,当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经受寒冷、饥饿、劳累的轮番折磨;牛羊冻死、掉膘、流产;还要对付路上的各种不测:雪崩、狼群、病痛、死亡……长长的牧道,像绳子,一圈一圈,捆住了牧民的心,也捆住了牧人的洒脱豪迈。空旷深远的大山里,牧民粗重的呼吸,牛羊的哀鸣,伴着清脆的驼铃……组成了一曲哈萨克族牧民悲壮凄凉的放牧之歌。

提起今年的转场,担忧和发愁就像漫山遍野的雪,将牧民们的心装得满满当当。

去年十二月以来,伊犁河谷遭遇了五十年不遇的强降雪天气,一场又一场的暴雪,无休无止地扑向山谷,似乎要把这山谷装满才肯善罢甘休。久居深山的牧民们不是没有领教过雪的暴虐,然而这次,雪令他们感到深深的恐惧。深厚的雪会“淹”掉牧道,雪的两个脾气暴躁的“孩子”——雪崩、融雪性洪水,会随时将积攒已久的怒火劈头盖脸地发泄在他们身上。对于这样的暴行,牧民从来只有屈辱地承受,无力反击。

聊着聊着,火车、转场两个话题便缠绕在一起,有聪明的牧民脑里灵光一闪,他想到火车的速度,便将两件事件做了一个大胆的连接:要是能用火车转场多好?可这是一个多么异想天开的想法!牧民以前也曾无数次想过,要是能有鸟儿一样的翅膀该多好,可那终究是想象。

然而这次,现代生活还真是给他们安上了一对能飞的翅膀。

牧民的想法传到伊宁县畜牧局。铁路!铁路!这个词在畜牧局领导的眼前晃动着,像一枚金光闪闪的钥匙,他们心头一把郁结多年的心锁突然就打开了。

牧民转场也是压在畜牧局领导心上的重负。伊宁县牧民虽已部分实现定居,但因为草资源不够,牧民仍然要在冬天,把牛羊赶到位于尼勒克县的冬草场。牧民转场,一直沿袭着马背牛驮的传统方式,在相距几百公里的草场间迁徙跋涉,牲畜因此掉膘、流产、死亡,牧民损失严重。多年来,转场是困惑伊宁县畜牧局的一个大问题。

入冬以来,一场又一场的大雪不仅封堵了穿越天山的牧道,也大大增加了雪崩及融雪性洪水发生的概率。可以预测到,牧民转场时,雪崩造成的人畜伤亡,牲畜掉膘、病瘦死亡等损失,将会比往年严重得多。

开通不久的精伊霍铁路经过天山山脉的路途,恰恰就是牧民转场的必经之地!这似乎是冥冥中的天意。

反复研究之后,今年二月,伊宁县畜牧局将一份用火车转场的可行性报告,递交到伊宁县委。这张薄薄的纸又从伊宁县出发,途经了伊犁州畜牧局、伊犁州党委、自治区党委,无阻无碍地跨过了一个又一个部门,最后来到铁道部。

让伊宁县始料不及的是,铁道部立即向乌铁局发出通知,调集车辆,帮助牧民转场。一周后,火车开到大山里!

这样的环节原本是极为复杂的,官僚主义者读不懂那些简单的文字里,几百个牧民、上万只牛羊的渴望,官僚主义者也会无视生命的尊严与苦难。多么热切的期待,还是会在漠然的没有情感的目光前止步,最后躲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等待命运的终结。然而这次,没有漠然,这张纸经受过无数双目光的检阅,一双双力透纸背的目光,读懂了这份报告沉甸甸的分量。牧民们转场的时间已经临近,没有时间等待考虑,用他们对人性的认识,托举着它,快速行进。

接到通知后,乌铁局立即行动起来,从全疆范围内调集了车况最好的五十一节货用车厢和四节客车车厢,并抽调货运、客运的负责人跟车现场协调服务。

对于乌铁局来说,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考验。

多少年来,火车是运人、运货,惟独没有运过牛羊。要将草原上的这些生灵,禁锢到一个狭小拥挤的空间,拥挤、踩踏会不会带给这些活物更多的灾难?如果运送中大量牲畜死亡,牧民们的悲痛也将成为他们心里挥之不去的痛。

然而任务就在眼前,他们只能尽可能在能力范围内提供更好的条件。铁皮地板可能会让牲畜滑倒,他们专门调集来木地板的车皮,全部空车集结到乌鲁木齐再到伊宁市,最远的行程接近两千公里。

一场哈萨克族牧民火车大转场轰轰烈烈拉开帷幕。

稿源: 亚心网 责编: 曾贤荣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