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西域古典语言高峰论坛”侧记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0年11月16日 13:13:20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解读西域先民的文化基因密码——新疆“西域古典语言高峰论坛”侧记

    天山网讯(记者曹新玲报道)10月24日上午,由新疆文化厅、新疆文物局、中共吐鲁番地委、吐鲁番地区行署主办,吐鲁番地区文物局、吐鲁番学研究院承办的“西域古典语言高峰论坛”在吐鲁番博物馆新馆的学术报告厅拉开帷幕。

    开幕仪式简短而隆重。我国中亚史专家、上海市辞书学会理事、汉语大词典编审徐文堪先生和英国学术院院士、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辛姆斯·威廉姆斯先生分别代表国内外专家学者讲了话。

    新疆文物局局长盛春寿充满感情的讲话打动了不少学者。他说,今年5月,国家召开了新疆工作座谈会,提出新疆要实现跨越式发展,这种跨越式发展不仅体现在经济领域,更应该体现在文化、文物事业的繁荣发展上。这次会议只是我们对西域古典语言进行梳理的序幕,我们不仅仅是解读几篇文书、几叶残片就简单了事,我们可考虑是否将论坛变成一个长期性的学术论坛?甚至可拿到别处去开?学术研究领域要十分开阔才是,学术就是这样,越研究越宽广,越融合各方研究成果,越容易出成绩,就像刚才徐文堪先生所说……我很高兴在这次会上见到了许多过去在书中才能见到的专家,像辛姆斯·威廉姆斯、段晴、梅村坦、荣新江,还有我们疆内出去的学者——张铁山、朱玉麒等……

    一

    简短的开幕式后,论坛转而进入学术研讨主题。

    论坛主题发言由北大的段晴教授和日本京都大学的高田时雄教授主持。吐鲁番地区文物局局长李肖,英国的辛姆斯·威廉姆斯教授,日本中央大学教授、回鹘文专家梅村坦先生,北京大学教授、敦煌吐鲁番学专家荣新江分别作了主题发言。

    李肖在主题发言中,着重介绍了吐鲁番地区文物局自1959年开始的三个阶段的考古挖掘所出土的文书情况。1959——1975年间,对阿斯塔纳古墓群共进行了13次挖掘,出土了大量文书;1980——1981年,对柏孜克里克千佛洞进行了清理挖掘,获古籍、佛经及胡语文书800多件;1995年至2006年,又挖掘出土了不少文书并与北大、人大合作,花两年时间整理出版了《新获吐鲁番出土文书》;针对1981年柏孜克里克千佛洞65号窟出土的几件粟特和回鹘文书,从2008年开始,吐鲁番学研究院又与日本、德国开展了共同整理研究非汉语文书的合作项目,目前项目已接近完成。

    吐鲁番出土文书都是从地下挖掘出的,所以其与考古工作密不可分。学考古出身的李肖随之介绍了自2003年3月开始至2008年3月共5年间,对吐鲁番墓葬遗址进行的考古挖掘情况——2003年3月至5月,对洋海古墓进行了抢救性挖掘,共挖掘墓葬509座;2004年10月至2005年3月,对吐鲁番巴达木墓地、木纳尔墓地、交河沟西墓地进行了清理挖掘;2007年至2008年3月,对胜金店墓地进行了挖掘,共挖掘墓葬36座;李肖展示了洋海古墓挖掘现场所出的图片,包括皮篓、牛角杯、苏格兰呢、小花紫草等……李肖说,我们经过考古挖掘发现,从英伦三岛到东面的哈密,其文化是有许多共性的……

    辛姆斯·威廉姆斯教授发言探讨的是《吐鲁番出土的叙利亚语与近世波斯语医药文献》。辛姆斯先生说,人们一般会认为,吐鲁番西傍景教寺院遗址藏书室所出土的主要是宗教内容的文献,特别是叙利亚语的仪轨文本和粟特语的基督教文献,事实上存在例外,其中之一便是两件药方,一件是叙利亚语的,另一件是近世波斯语的两个残片,辛姆斯先生在发言中通过投影仪展示了已刊布和未刊布的文献残片……这些文本显示叙利亚语的《医经》所代表的医药传统曾被传播到吐鲁番盆地。

    梅村坦教授发言主要所谈的就是2008年秋与李肖、以及德国的德金·迈斯特恩斯特博士分别代表所属机构签署的“吐鲁番博物馆藏柏孜克里克出土的非汉文文书的合作研究协定”——即对1980至1981年的材料进行整理、研究的情况。梅村坦先生说,其中部分材料业已整理发表,如伊斯拉菲尔、森安孝夫、吉田丰等博士的工作,还有一些以图片的形式公布于学术期刊、展览图录,总之,大部分小残片尚未公布。梅村坦教授结合投影仪详细介绍了这个合作项目的概貌和有关资料。

    ——围绕着这一合作项目,回鹘文专家、中央民大的张铁山教授在后来的发言中谈得更具体,他对出土文书中的两叶回鹘文《慈悲道场忏法》残片进行了原文换写、原文拉丁字母转写、汉译文和注释,并根据以往的研究对相关问题进行了进一步探讨。

    研究隋唐史、中西交通史,又专攻敦煌吐鲁番学的北大中古史研究中心教授荣新江先生的发言论题是《和田出土汉语于阗语双语文书——从历史学的角度来看》。和田是荣教授随业师张广达先生登上学术殿堂的发轫之地,对和田(于阗)史的研究满布着荣教授青年时代的学术记忆。开阔的学术视野,再加之对和田(于阗)史的熟稔,使得他的发言游刃有余。他以和田出土的汉语于阗语双语文书作为整体的研究对象,从不同内容的文书种类、书写方式,追溯出唐朝的管理制度以及当时的于阗国自有的制度是如何并行不悖,在于阗得到执行和落实的。真正体现出了本次论坛的主旨——“语言背后的历史”。

稿源: 新疆日报 责编: 张亚庆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