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超载货车闯关利益链

法治新闻 2015-08-05 09:03:07来源:新疆网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新疆网讯(记者程雪红 通讯员陈叶楠报道)推开两吨重的隔离墩,只要前方得到消息“没交警”,后方便有少则七八辆、多则十余辆超载大货车组团掉头……8月3日凌晨5时,乌鲁木齐头屯河收费站,5辆违法掉头的超载大货车被警方查获。

    7月28日23时,一看到流动执法车驶上103省道,守在乌鲁木齐市南郊超限治超站500米处小车里的几名男子,立即警觉起来,纷纷下车观察检测站的情况。

    南郊超限治超站站长朱玛别克介绍,这些人都是“车托”。每天傍晚,车托开着小车在这里监控执法人员和执法车动向,通过对讲机、微信群聊等方式,将执法信息通报给超载超限货车司机,从而导致执法人员治超行动屡屡落空。

    交警部门在查处高速路超载超限时,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这种违法行为,自连霍高速今年5月6日起实行计重收费后愈演愈烈。车托为何如此猖獗?他们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利益链条?

    在治超员眼皮底下盯梢

    7月28日23时30分,执法车在103省道巡查时看到一辆新AAxx74满载砂石的大型货车停在路边。

    4轴,车货限重40吨,车货总重90.32吨,超限量50.32吨,超限幅度125.8%……看到过磅货车显示在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南郊超限治超站站长朱玛别克挠了挠头。他很清楚,根据有关规定,新AAxx74车主将面临2万元处罚,还不包括停车费和卸载货物的费用。

    与新AAxx74一样的大货车,在103省道5公里处,聚集了五六十辆,将双向通行的103省道堵得水泄不通。

    “这些车辆就是等着我们下班,他们再走。”朱玛别克说,前几年他和同事发现,每次出去执法检查超载超限货车,总会有几辆小车偷偷尾随。后来,这些小车直接停在检测站500米远的地方,紧盯执法队员。后经调查才发现,原来他们就是车主花钱雇来的车托。车托通过跟踪执法人员、车辆的行踪,及时通知给货车司机,帮助其逃避检查。

    朱玛别克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夜间,他和同事准备上路执法时,车托们为了帮超载司机“闯关”,竟然用小车把治超站的院子门给堵了,随后不到十分钟,数十辆大型货车同时向检测站冲了过来。

    “运价太低,不超载就没利润”

    运费

    托克逊 乌鲁木齐 运送水泥30吨 2100元

    成本

    油费2000元+过路费320元+驾驶员450元=2750元

    一趟亏损650元

    开了近10年水泥罐车的吴师傅,每天要往返南郊超限治超站,他受雇的车主也请了车托盯梢,每月花费2000元。他解释,“现在运价太低,不超载就没有利润。”

    吴师傅算了一笔账:通常,托克逊到乌鲁木齐运水泥1吨运费是70元,如果不超载,他的水泥罐车最多可拉30吨,跑一趟运费为2100元。而托克逊、乌鲁木齐往返油费需要2000元左右,过路费要320元,驾驶员跑一个来回工资平均为450元左右,花费共计2750元。按照核定跑运输,跑一趟货就要亏损650元,这还不算修车费。

    像吴师傅这样的司机,都与车主签了合同,每月除800元基本工资,主要依靠每趟运输利润提10%~15%,若跑一趟利润是1000元,那他只能拿到100元到150元,相反,若超载运营,老板挣得越多,司机拿到手的钱也就越多。

    记者发现,目前货运市场车多货少,外省来疆的运输车辆增多,为了揽生意,车主往往竞相压价,以超限超载来获取利润,形成了“压价→超限超载→运力过剩→再超限超载”的恶性循环。

    新疆路政(海事)局曾作过调查,进出乌拉泊检查站的大货车90%超载超限,运输水泥、工业盐、矿石、煤的大货车更是100%超载。

    事实上,专职车托的形成,和货车高额的违法成本脱不开关系。拿超限车的处罚为例,一般来说,货车超载量都是限载的1~2倍,如此一来,货车不光要面临800元到2万元的罚款,车还会被暂扣,甚至驾驶员可能被扣满12分或拘留。而雇用一个车托盯梢,每月只需2000元到4000元“保护费”,货车就可能躲开执法人员的查处,随意超载。

    新疆农业大学机械交通学院副教授葛炬分析,超载超限的车辆屡禁不止,根源是道路运输市场供应过剩,运输成本上涨而运价不涨,从而导致过度竞争,市场不规范。

    执法力量不足酝酿联合执法

    目前,全疆有45个治超检查站,南郊超限治超站属于一类治超站,全站13名工作人员,除去5名女性、一名带白班的书记和一名班车司机,剩下6人被分成两个班,每三人一组负责对治超点进行值守,白天固定治超,晚间流动治超。

    “像这种一类治超站,至少需要35个编制。”作为站长,朱玛别克明显感到人手不够。

    就打击车托而言,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这支队伍钻法律空子,人员越来越多,能量越来越大,部分执法人员沦为车托谋财的工具。

    7月22日,乌鲁木齐路政管理局会同交警、公安、公诉等有关部门,在南郊超限检测站召开“打击车托专项治理活动”座谈会,协商成立专项整治小组对车托、超载超限行为进行打击。各部门表示,采取联合整治和强化日常管理措施,做好“车托”干扰、影响执法工作直接证据的收集,从源头上堵住超载超限行为的发生。

    他山之石

    作为煤炭运输大省,山西曾深受超载之害。为此,山西省从人、货、车三个方面加强了超限超载的源头治理工作。源头管理上,运管部门通过进驻或巡查,确保货运企业不得为车辆超标准装载。此外,工商部门对货运企业、车辆改装企业进行规范管理,一旦发现违规行为,立即着手调查,依法处理。同时,加强规范驾驶员的行为,将治超的相关知识融入驾校学习、驾照考试、从业资格证考试中。另外,各级治超办都组织设立了流动稽查队,加大对短途超限超载行为的打击,弥补固定超限超载检测站点的监管空白。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翟文杰]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