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苇:一个作家的新疆表达

文化新闻 2015-09-21 10:51:42来源:新疆网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沈苇,浙江湖州人,大学毕业后进疆,现为新疆文联《西部》杂志总编。著有诗集《在瞬间逗留》、《我的尘土我的坦途》等五部,散文集《植物传奇》、《喀什噶尔》等四部,评论集《正午的诗神》等两部。获鲁迅文学奖等。2014年10月,《新疆词典》修订出版。(CFP供图)

    新疆网讯(记者陈姣娥报道)“新疆现在越来越多地成为一个被风景主义和风情主义遮蔽的地方,我们对新疆的表达,一直以来都没有做好。”散文集《新疆词典》作者、诗人沈苇19日在乌鲁木齐图书馆进行的一场名为“《新疆词典》与新疆表达”的讲座中这样说道。沈苇表示,他所作的《新疆词典》即是“新疆表达”的一种,他力图用不同文体描述下的新疆种种,来展现新疆的真实风貌。

    早在1998年,33岁的沈苇就成为了第一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得主。今年,他先后斩获“花地文学”年度诗歌金奖、十月文学奖、第13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首届李白诗歌提名奖等奖项,才有了文学批评家、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何言宏将文学上的2015年称之为“沈苇年”。因此,当这样一位来自水乡浙江、却沉淀在新疆27年的诗人,用自己独特的眼光和文字来表达新疆时,就吸引了众多读者的关注。

    《新疆词典》是跨文化的作品

    沈苇在讲座开篇说自己很该检讨一下,因为他今年举行的讲座太多了,而对一个诗人来说,发言远远没有书写文字重要。但想到关于《新疆词典》,他还从来没有在新疆发过言,便也就欣然开讲。

    散文集《新疆词典》初版于2005年,当时有词条100个,此后近10年里,沈苇在初版基础上进行了修订、增补,淘汰了30多个词条,新增了40多个词条,2014年10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全新《新疆词典》,共有词条111个。沈苇说,增订版淘汰了旧版100个词条中的30多条,又增补了40多条,扩充成目前的111个词条,目录也由老版的随机排版改为按首字首个拼音字母顺序编排,这样一来便更像词典了,读者甚至可以按字母进行查阅。

    作为诗人,沈苇的散文与别人的散文不大一样,《新疆词典》中的各篇,有散文、随笔、微小说、童话、小剧本、日记、书信、评论、诗歌等十几种文体,篇幅长的一万多字,少的只有一句话,可以说,这是一个跨文化的作品。这种写作形式的灵感,来源于令沈苇颇感兴趣的美国作家安比罗斯·比尔斯的《魔鬼词典》,《魔鬼词典》在上世纪90年代风行一时,让沈苇也产生了写“词典”的想法。

    沈苇曾说,当诗人开始写散文时,宛若一个少女突然变身为中年妇人,一下子多了脂肪、皱纹等很多东西。但后来他自己也写了散文,对此,他回应说,“这是我完成了对自己的反讽,因为诗歌以外的艺术于我而言是‘不务正业’,写起来也没有负担,也不和其他散文家比,只和自己的诗比。”

    沈苇称自己是一个失败的小说家、持续的诗人、不被承认的评论家,以及额外的散文家。早在大四时,他便明白自己不具备小说家的能力,因为实在不会写故事。1988年来到新疆后,深感看到新疆的大美如果不写诗会非常遗憾,因而一直在写诗。而散文于他,则是对诗的衍生和拓展,《新疆词典》这种散文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杂烩,一种文体混血的美丽,一种引导读者的心灵进入新疆的朴素途径。他形容,“诗歌是一座语言的城堡,我在城堡边盖了一间小房子,那就是我的散文。”于是沈苇的这间“小房子”,就他独特的方式,介绍着新疆的丰盛与绚烂。

    有评论说,《新疆词典》并不完善,很多词条都没有,比如拉条子、大盘鸡、烤包子等。沈苇表示,《新疆词典》完全可以是一本行进在路上的书,未来可以继续修订、增补,还可以向读者征集词条,内容甚至还可以虚构,“比如西域36国的故事,可以写得像《一千零一夜》那样。”

    新疆是“亚洲腹地的精神地理”

    新疆从来就不缺少描述者,诗人章德益、诗人周涛、作家刘亮程、作家李娟,当然,还有诗人沈苇。

    新疆通过他们,在文学上进入了读者的视野。然而“被代言”的新疆是不是新疆?

    起码不能说是全部。

    而沈苇一直避免成为“文学中的新疆”的代言人,但不可避免地成为新疆文化的一个符号。

    诚然,新疆需要被外界了解甚至理解,这就需要向外表达。新疆现有的各种表达,比如旅游的对外宣传等,在沈苇看来,一直都没有表达好,“新疆的真实样貌被风景主义和风情主义遮蔽了,成为被审美和被消费的形象,在外界人心中,新疆的样子更多地受到新媒体传播内容的影响,成了一种有偏见的符号,而新疆人每日工作、吃饭、休闲等日常,则被遮蔽了。”

    提到新疆表达,沈苇认为“大美新疆”这个词汇虽然极为切合新疆的风景,但用得晚了,被青海抢先了,如果继续用,就会有嚼冷饭的感觉。也有人用“魅力新疆”,但沈苇说,“魅力”一词在全国少说也有三百多个地方在用,相当泛滥。“最美还是我们新疆”也被推崇过,可沈苇表示,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称自己“最美”,“最”字会令人反感。后来兴起一个句子“这里是新疆”,他觉得还可以,但这个句子又没有点出新疆的美好之处。

    在寻找妥帖的新疆表达方面,沈苇有怎样的建议?

    在沈苇看来,新疆可以称为“亚洲腹地的精神地理”。这一概念首先点出了新疆向西开放的特点。在沈苇看来,新疆不是边缘,而是某种地理及文化的中间地带。比如,维吾尔族喜欢来自土耳其的糖果,伊犁河不是向东,而是向西流,赛里木湖是大西洋暖流向西推进的最远处,远古时的新疆是地中海的边缘……

    其次,如果要给“新疆精神”一个定义,沈苇说,用《新疆词典》最后一个词条“正午”来形容就最为适合。这一观点来自于法国作家加缪的“正午思想”,即“地中海思想”,加缪指出,现实令人心酸、压抑,但面对各种矛盾的对峙,仍应坚持生活。沈苇也主张人的精神要像正午那样饱满,即使充满忧虑,也要传递美好的祝福之心给他人。

    当然,新疆表达存在于方方面面,文学只是新疆表达的一种,而《新疆词典》这样的散文集又是新疆的文学表达中的一种。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佟志红]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