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惠聚观察二】喀什农村:从百姓不敢“打鼓”到“鼓声震天”

地州新闻 2015-12-29 10:25:25来源:最后一公里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开栏语】12月27日起,《最后一公里》陆续刊发特约观察员张子扬在南疆探访“访惠聚”工作组的采访报道。每一个如尘埃般微不足道的农村故事背后,却都是一个个苦辣酸甜交织的“复杂”人生。也正是从站在南疆农村土地的那一刻起,记者才真正领悟到在这里工作的不易与艰辛。“访惠聚”工作的开启,对于处在这个时代、涉及“访惠聚”的每个人,或将步入新的人生征程,南疆父老乡亲的命运,亦将由此改写。

    《最后一公里》特约记者张子扬 喀什报道

  “鼓乐敲响”的地方“鼓声震天”

  入冬后的岳普湖县阿其克乡亚博依村,辛苦了一年的农民摘完最后一茬棉花,迎来了农闲时节。年轻人盘算着利用这段时间外出打零工,勤劳的女人们操持着家务,上了岁数的老人们则悠闲地坐在村头,享受着冬日的阳光。

  不过对于80岁的买买提依明·吾休尔来说,属于他的繁忙“时刻”才刚刚拉开帷幕。得知第二天9时村里组织那哈拉鼓乐队集中训练,老人兴奋地从炕上跳了起来,拿着电话呼叫85岁的堂兄,通知他训练的消息。

  老伴儿则在一旁叮嘱道:“小心把你的老骨架蹦散了”。

  “你个妇道人家懂啥!”买买提依明冲着妻子喊了一嗓子,挤了挤眼睛,咧着嘴笑了。

  记者不明白一次鼓乐队的常规训练为何会让老人如此亢奋,他的妻子解释道:“敲响那哈拉鼓,是丈夫一辈子的梦,等了十几年,他终于可以释怀了。”

  这个位于喀什地区岳普湖县西南部的村庄,直到第二天8时35分,太阳才钻出地平线。一夜没睡好的买买提依明穿上厚厚的冬装,向着村里的百姓大舞台出发了。

  沿着“访惠聚”工作组新修好的柏油马路,老人走得飞快。他担心迟到影响整个鼓乐队的排练,“作为宗教人士,大局观不能少。”

  8时55分,买买提依明抵达排练点后,鼓乐队的成员来得并不太多。不过他的堂哥热合曼依明比他来得还要早,一个人半蹲在台阶上,比划着鼓点节奏。

  因为买买提依明的特殊“地位”,其他成员将最中间的位置留给了他。作为那哈拉鼓世家的传承人,买买提依明所掌握的乐感和技艺,自然享受得起这份殊荣。

  拿着用柳树枝“特制”的鼓棒,几次调试鼓声,老人往左边的配鼓洒了一些水,这样做是为了让鼓声更为浑厚。

  10分钟后,由80多人敲响的《欢天喜地庆丰收》,将整个亚博依村带入到震撼节奏中。老人如痴如醉甩动着上身,敲击的鼓点刚劲有力。大舞台的院子外,多位村民被鼓声吸引,驻足聆听。

  连续敲击了一阵子,老人脱掉厚厚的外衣,浑身冒着热气,“我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身为“总指挥”的塔来提·吐尔地站在舞台边,看到老人的那分喜悦,泪水禁不住在眼眶里翻滚。

  曾几何时,被誉为“鼓乐敲响的地方”的亚博依村,敲吹乐器一直是当地人最为自豪的“先天优势”。男女老少每逢重大节日来临时,都会在村头敲起那哈拉鼓,吹响唢呐,享受欢庆的时刻。

  但这个敲鼓的传统大约在十年前受到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整个村子乃至南疆部分地区,婚丧嫁娶再也听不到人们发自内心最纯粹的声音。久而久之,敲那哈拉鼓,成了违背了伊斯兰宗教教义的“不当行为”。

  那段时间,买买提依明只能躲在家里偷偷 “自娱自乐”一下,妻子知道丈夫内心的苦闷,却无能为力。

  “好在还有塔院长和‘访惠聚’工作组,是他们让亚博依村、让丈夫的天空变回了蓝色。”买买提依明的妻子说。

  她所说的塔院长,是村鼓乐队“总指挥”塔来提·吐尔地。今年初,响应自治区党委号召,身为新疆艺术学院副院长的塔来提积极报名参加 “访惠聚”工作,从乌鲁木齐来到1000多公里之外的亚博依村,担任住村工作组组长。

  “说实话,刚来的时候怎么开展工作,确实很费脑筋。”在塔来提的手机备忘录中,曾这样写道:“快点走村入户了解实情,与村干部、党员齐心协力摘掉‘软弱涣散村’的帽子,将去极端化摆在突出位置,让‘鼓乐敲响的地方’重现‘鼓声震天’,凝聚人心。”

  怎么去极端化?如何加强民族团结?他想到了敲响那哈拉鼓可能是非常贴切的方式,“关键是村民有强烈的需求。”塔来提告诉记者,住村第五天,他问村民,我们组织一支鼓乐队怎么样?有人支持,也有人担心这么做会被骂。

  除此之外,不少村民对塔来提的身份也有不少质疑:一位担任艺术学院的领导,能给村里带来哪些改变?他懂农村工作吗?

  在一系列的质疑和不解面前,塔来提曾给妻子打电话说:“老百姓多年来的精神寄托被一股灰色的思想压抑,甚至连呼喊声都没有。伊斯兰教何时拒绝过鼓乐和音乐啊!”

  为了冲破极端思想覆盖在这个村子的阴霾,塔来提找到了买买提依明,说出自己的想法。老人说:“你身后有党和政府,只要你组织,我会第一个出来敲鼓。即使被人骂,被人打死,我也会为了这件事豁出去,正义总会压倒邪恶的。”

  那一次,塔来提被群众的心声打动了。

  在塔来提的脑海中,“三八”妇女节当天发生的那一幕可能永远无法抹去。他从外面购置了60面鼓,草草组成了30人的鼓乐队,敲响了这个村子十年来第一首不太完整的《欢天喜地庆丰收》。

  这一敲,四面八方的村民都来了,将村口道路挤得水泄不通。人们脸上的表情有质疑、有平静,但更多的是欣慰的笑容和喜极而泣的泪水。

  也就是从那天起,亚博依村的鼓声传遍了整个乡镇,甚至岳普湖全县都知道了“鼓乐响起的地方”,知道这个村子来了一位“总指挥”,来了替他们办实事、敢扛重担的工作组。

  “时隔9个多月,通过一支鼓乐队让这个村庄产生这么大的凝聚力,您的心里会不会感到些许安慰?”

  面对记者的问题,塔来提说:“何止是安慰,可以说是享受,全体组员都非常享受。”

  亚博依村当地村民

  “你要知道,我们住村的日子毕竟有限,但通过你的努力,能为这个村庄带来改变;当你离开的时候,老百姓会对你竖起大拇指,自治区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将‘访惠聚’的精神留在了南疆,这才是欣慰的。”塔来提说。

  在塔来提看来,组建那哈拉鼓乐队只是“去极端化”的一种方式,更重要的是让村民明白,要坚持“五个认同”,你生长的这片土地,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上;你信仰伊斯兰教,要去正规的清真寺做礼拜,政府不但不会拒绝,还会支持你,我们抵制的是非法宗教和宗教极端势力。

  塔来提告诉记者:“有一回,亚博依村最大的清真寺伊玛目热合曼依明跑来握住我的手说,听到鼓声太激动了,他从家里一路小跑过来,问他和儿子能否加入。我对他们讲,鼓乐队是向所有人敞开的,只要你喜欢,不管是宗教人士,还是党员干部,都可以加入,这是我们自己的事,可以理直气壮地做这件事。”塔来提微笑着形容,老人听后手舞足蹈的,开心得像个孩子。

  如今,每一次鼓乐队的训练,热合曼依明和买买提依明两位宗教人士都是最积极的人,甚至有年轻人“质疑”他们,“两个老头加一块都160多岁了,还要抢年轻人的风头,凑这个热闹。”

  “我才不管他们怎么说呢,我现在就是要敲起鼓,尽情地享受,感觉真的返老还童了。”85岁的热合曼依明乐呵呵地说,“塔院长告诉我,让我一直敲到90岁呢。”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袁雅蕾]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