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张献忠财富:购买力折合数百亿人民币(图)

国内新闻 2017-01-12 16:27:19来源:华西都市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警方查获的张献忠被盗文物,银锭居多。

  石牛对石鼓,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

  民谣真伪,三百年来无从破解。“大西王”的神秘宝藏,到底在何处?到底有多少?随着彭山江口沉银地实物出土,虎钮金印、五十两金锭、金封册陆续出现……张献忠的宝藏之谜,如迷雾愈发散开。

  四川博物院研究员、四川省文物局文博专家陈志学认为,张献忠一路杀抢,特别对大户人家搜刮抢尽,钱财数量非常惊人。进入成都后,财富更是到达一个峰值。

  有历史学家粗略估算,张献忠至少拥有白银数千万两。按明末一两白银折合现在的购买力600元人民币计算,他在当时拥有相当于现代数百亿人民币财富。

  西王赏功金币。

  四川首富

  敛财之道

  抢王宫掠州郡富商大贾

  明朝年间,四川成都,柳家大院。

  “家门外的地值多少钱?”张献忠手下大将冯双礼瞪圆了眼睛问。

  “万两银子。”柳老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不满,冯双礼别过头去,手下的士兵朝着柳老爷一阵拳脚相加。

  “到底值多少?”冯双礼提高了音量。

  “十万两。”柳老爷声音颤抖起来。

  “嗯!”冯双礼拍了拍腿,“就按这个数字,如数上交,可保你土地不减。”

  搜出家中所有字画、宝玉,四处借债,柳老爷换成银两,一担担送往大西王府。

  这个历史切片,反映了史料中对张献忠的评价,一是“嗜杀”,二是“掠财”。

  四川作家蒋蓝称,张献忠的“宝藏”传奇,来自于他的拷掠手段。彼时的成都,富有的主子无不胆战心惊,因为,等待他们的将可能是杀身之祸。张献忠从湖南湖北一路掠夺而来,收刮地主的财富,缴清官府的银库。最终,张献忠逼死蜀王后,独享着比肩紫禁城的蜀王府,一度奢华。

  史料记载:张献忠攻下武昌后,“尽取王宫金银上百万,载车数百辆”;在四川掠取各州郡的富商大贾,少则数千两黄金,多则上万两黄金。他对抢掠所得财产进行严格控制,立下规矩:部下若私藏金银一两,斩全家;藏十两,本人剥皮,斩全家。如此一来,整个四川之财尽归张献忠一人。

  四川博物院研究员、四川省文物局文博专家陈志学认为,张献忠一路杀抢,特别是对于大户人家,搜刮抢尽,一路下来钱财数量惊人。张献忠进入成都后,财富更是到达一个峰值。“明末时期,成都一直比较稳定,经济情况比较好。张献忠当时占领了四川大部分地方,从这个角度讲,张献忠就是当时的四川‘首富’。”

  金册。

  百亿富豪

  征收粮税

  眉山自铸五十两银锭

  张献忠的财富累积,史料记载有三个来源:其一是攻城略地后从明王朝的国库或藩王手里获取的;其二是从占领的地盘上征收的;其三是从民间搜刮抢夺的。

  今天,在彭山区,保存着自2005年以来不断出土的文物。其中有10多个刻有文字的银锭,上面刻着制造地点、工匠名字、制造年代等信息。银锭来自江西、湖南、湖北、四川等地。这与张献忠行军路线图一致,能够从侧面证实,当年张献忠一路抢杀富人。

  一个五十两的银锭,证实当年张献忠曾在眉山收过税。银锭上有“大西眉州征完元年分半征粮银五十两一定,银匠右闵季”的字样。“从字样内容来看,说的是在眉山征收的粮税,打造这个银锭的工匠叫右闵季。”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说,彼时一两大概37克,五十两相当于现在3斤多。“我们还发现了不少碎银,其中有些是平常百姓所用。以此推断,当时张献忠也抢过老百姓。”

  “明末藩王,待遇都很好,不仅皇帝给得多,还有其他收入,都很有钱。当年李自成攻打开封,周王马上就筹集了50万银两,赏赐下属。”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周远廉认为,张献忠沿陕西,过河南、河北,入湖北、湖南,再进四川,一路抢杀达官显贵,所获财宝不可计量。

  国家清史纂修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张建斌撰文,记载了这样的说法:崇祯皇帝和张献忠相比也只能算是“小户”。张献忠曾在成都举办斗宝大会,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富有——24间屋子摆满奇珍异宝、金锭银锭,令人瞠目结舌。

  有历史学家粗略估算,张献忠至少拥有白银数千万两。按明末一两白银折合现在的购买力600元人民币计算,他在当时拥有相当于现代数百亿人民币财富。

  作家蒋蓝估计,张献忠拥有的财富应该价值一亿两银子,包括各种奇珍异宝的价值,因为当时蜀王府国库里都存有几千万银两。

  追回的国宝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江口沉银

  众说纷纭

  大多认为杨展捞走多数宝物

  要进一步搞清张献忠财富之谜,彭山江口的重大发现,可能提供佐证。

  1646年,张献忠带上大部分金银财宝,从成都启程沿锦江南下。然而,在彭山区江口境内时,张献忠部却遭到明将杨展部队伏击,几乎全军覆灭。张献忠只带少数亲军败归成都,而许多载满金银的木船沉入江底。至于这些金银到底有多少,谁也说不清,只留下千船沉银之谜。

  巴蜀文化专家、《张献忠传论》作者袁庭栋,曾专门研究过张献忠沉银之谜。他认为,彭山“千船沉银”的传说可能性不大,更靠谱的推论,应该是张献忠兵败后,少部分财富掉在了彭山江口。“张献忠终究是个流寇,四处行军打仗要钱,虽然是兵败回成都,肯定要把军费带走。所以沉入江底的宝贝,应该是少部分,是没办法挽救才放弃的。”

  史料记载,杨展得胜后,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沉船里装的是金银财宝,后来从逃脱出来的船夫口中得知此事,才开始组织士兵在江口打捞遗金。针对木鞘装银的特点,杨展采用的打捞方法是用长枪“钉而出之”,所获巨大。得益于这一笔飞来横财,杨展“自是富强甲诸将”。

  此后,江口沉银一直被各方人士觊觎。据《彭山县志》记载:“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冬季,渔者于江口河中获刀鞘一具,转报总督孙士毅,派员赴江口打捞数日,获银万两并珠宝玉器等物。”

  最大悬念

  水下考古

  江口还埋藏多少财富?

  张献忠到底有多壕?彭山当地曾流传着一个未经证实的传闻:靠张献忠沉银致富,成为百万富翁的不下百人。随着2016年彭山破获全国文物第一案,缴获文物上千件、涉案资金3亿多元,张献忠的财富,终于露出冰山一角。江口沉银大案发生后,一位曾参与鉴定的中国钱币博物馆专家说,涉案文物十分珍贵、数量较大,历经五次鉴定,才完成最终鉴定工作。

  彭山所缴获的千余件文物,其中100件珍贵文物被鉴定为国家级文物、8件为一级文物,2件是国宝级文物。除了在黑市上以800万天价交易的“虎钮金印”外,另一件50两金锭,也能印证张献忠的富有。

  这铊金锭拳头大,表面凿刻有铭文“长沙府天启元年分岁供王府足金伍拾两正,吏杨旭,匠赵。”

  吴天文解释,“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是1621年长沙府上供藩王王府的岁供黄金,是已知的明代金锭中的最大锭型,存世稀少,价值极高。

  四川省文物局文博专家陈志学印象中,50两金锭不仅是明代以来发现的最大锭型,明代之前,也没有这么大的金锭。“至少在四川范围内,没有发现过这么大的金锭!”张献忠所在的年代,一两银子足够一个普通家庭一个月的开销,这个金锭足够一个普通家庭生活开支40多年!

  1月5日,相关部门正式启动了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工作,工作人员李飞相信,江底还将有东西出土。“金属探测仪器已经有所反应,财富之谜会进一步破解。”

  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

  最大谜底

  成都九眼桥

  河床下有宝藏?

  作家蒋蓝研究称,面对敌军,张献忠曾选择将财富埋藏。一处埋在青城外山,一处埋在龙泉驿百工堰。随后,张献忠载着上千艘宝物离开成都。在江口,杨展得到了张献忠的多数宝物,只有少数沉入江底。除了江口,张献忠沉银地还在成都九眼桥一带1.5米河床下。

  此外,张献忠宝藏之谜还有三种说法。

  埋于锦江

  《明史》记载,张献忠在被迫撤离成都前,让部下在锦江筑堤,抽干江水,在堤坝下游的泥沙中挖出数丈深的大坑,将劫掠来的财宝倾倒其中,再重新决堤放水,将大坑冲平、淹没,以此掩人耳目。后来的史书《明纪》,也一字不易地抄录了这条史料。

  沉于锦江

  地方志《彭山县志》对张献忠宝藏的下落另有说法:张献忠撤离成都时,因为旱路已被清军封阻,只得改道由水路出川,但船队沿锦江刚行至彭山县江口境内,便遭到当地地主武装杨展部队的袭击,几乎全军覆没。张献忠不得已退回成都,许多满载金银的木船则沉没于锦江。

  流逝江底

  民间流传的第三种说法是:张献忠自知兵败,撤离成都前,提前让手下做了许多木筒,将银锭灌藏其中,投入锦江,使其顺水漂流,准备在狭隘处打捞。可惜途中遭到杨展兵马的埋伏,尚未来得及打捞便兵败如山倒,那些木筒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沉于江底。

  关于张献忠

  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九月十八日,张献忠出生于陕西省定边县郝滩乡刘渠村(古称柳树涧堡)。出身贫苦家庭,张献忠从小聪明倔强,跟着父亲做小生意,贩卖红枣。他当过捕快,后又来到延绥镇当一名边兵。生性刚烈,爱打抱不平,为此几乎丢了性命。

  崇祯年间,张献忠参加了起义军,和李自成同属高迎祥麾下。张献忠和李自成,也逐渐成为起义军中,势力最大的两股。李自成主要在北方黄河流域发展,张献忠则转头向南进攻长江流域。1643年,张献忠攻下武昌,称大西王;1644年8月9日,张献忠攻破成都,8月16日登基成为大西皇帝,改元大顺,以成都为西京。1646年,清军南下,张献忠引兵拒战,在西充凤凰山被流矢击中而死。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庆 毛玉婷 摄影报道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王杨]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