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劳模徐鸿 扎根基层要做飞翔的雄鹰

国内新闻 2017-01-26 17:05:26来源:央视网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图为全国劳模徐鸿

图为全国劳模徐鸿

    央视网消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一代又一代的劳模接连涌现,从 “铁人”王进喜到“两弹元勋”邓稼先,从“蓝领专家”孔祥瑞到“金牌工人”窦铁成等,他们的事迹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那么,在价值取向多元的当下,新时期的劳模精神如何丰富,其特征又是如何演变的呢?

    在氧化铝制取工徐鸿身上,我们或许能找到答案:23年,8000多天守着几个沉降槽,参与6项重大科研项目,创出3项以个人命名的操作法,为企业提出120项建议并被采纳,先后荣获28项个人和集体荣誉。

    在这20多年里,徐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新时期的劳模精神:爱岗敬业、争创一流,艰苦奋斗、勇于创新,淡泊名利、甘于奉献。

    “站”着的工作服

    清晨5点半,徐鸿准时起床,一把抓起工服穿上,整理衣领用手抚平工服的前襟,手掌滑过时发出轻微“刷刷”声。“还好!”这套工服刚换不久,还保留着编织棉线的柔软和质地。

    徐鸿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穿过的第几套工服了。不管哪套工服,穿着时间都不会超过1个月,待到前襟变得笔挺、生硬,这套工服陪伴他的日子也就不长了。

    1993年,19岁的徐鸿从山铝技校毕业,来到中国铝业集团山东分公司,一进厂就被分配到拜耳法车间,勤奋好学的他很快成长为岗位的技术“大拿”。随着拜耳法生产规模的逐步扩大,山东铝业公司决定扩大生产规模成立第二氧化铝厂,作为岗位技术能手的徐鸿也走上了车间班组长岗位,而这个班长,一干就是20多年。

    徐鸿主要负责第二氧化铝厂的沉降工序,由于生产需要,他长期与碱、泥打交道,为了降本增效,很多检修方面的活,徐鸿基本自己能干的就随手干了。

    作为沉降工序负责人,徐鸿每天带着班组员工“水”里来“泥”里去,经过碱泥“洗礼”的工作服每天都是又脏又硬。一直陪伴徐鸿的这位“好朋友”,回到家里便惨遭“遗弃”,工作服随手往洗手间的地上一扔常常都是“站”在地上。

    “他从来没有每天工作8小时的概念,经常在50多度的高温环境下流程切换,一干就是一天,为了确保矿浆输送,他经常直接踩在泥浆里,衣服天天都跟在泥浆里泡过一样。”妻子经常开玩笑对徐鸿说:“以后发了工资,你必须得分我一半,你这衣服超级难洗,必须用刷子猛刷,不然上面的杂物根本下不来,把你的工资给我一半一点也不亏。”

    沉迷于解决问题

    徐鸿所在的中国铝业集团山东分公司第二氧化铝厂,是业内最先尝试拜耳法生产氧化铝的企业。由于铝的化学性质活泼,一般的还原剂很难将它还原,铝的冶炼显得比较困难,也正因为此,铝也一度被称为“银色的金子”。而随着拜耳法的发现,规模化生产氧化铝成为了可能。今日,世界上95%的铝业公司都在使用拜耳法生产氧化铝。

    拜耳法制铝要求用浓氢氧化钠溶液将氢氧化铝转化为铝酸钠,通过稀释和添加氢氧化铝晶种使氢氧化铝重新析出,剩余的氢氧化钠溶液重新用于处理下一批铝土矿。

    徐鸿所在的工作区域就是让氢氧化铝重新析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烧碱成了徐鸿工作中又爱又恨的“伙伴”。它,能让矿石中有用的物质析出,也会带来重大生产安全隐患。

    “在高温、高碱的环境下作业,毅力比体力更重要。”徐鸿说,为了确保输送,每个班都要去露天的临时接力泵更换盘根。冬天最难熬,带着浑身装备踩在冰冷的泥浆里,衣服天天都跟在泥浆里泡过一样。

    由于条件恶劣,空间狭窄,一旦遇到管道堵塞,就需要一帮人去解决问题。50摄氏度的赤泥渣从管道里排出,带着刺鼻的碱液的味道。碱液容易板结,如果不迅速把它们清理出去就会带来堵塞,生产就难以继续下去。作业的时候,多半是有人冲水有人挖,水和赤泥混在一起喷溅在衣服上来不及躲避。

    在氢氧化铝析出过程中,沉降槽对于氧化铝最后的产量也有重要影响,如果析出的量少,矿石物料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如果析出较为彻底,迅速沉降的泥沙就会对沉降槽产生很大冲击。赤泥输送困难和沉降槽跑浑是最难克服的两个问题。所以析出的度,是控制的重点。

    20多年来,徐鸿一直守着沉降槽的几个罐子,罐子的高度也从5米升高到20米。“我沉迷于那种解决问题的感觉,那是一种让人痴迷的成就感。”徐鸿说。

    要做善于飞翔的雄鹰

    2015年,我国有色金属行业进入21世纪以来最为困难的一年,铝价击穿了20多年不曾跌破的1万元/吨大关,困难程度超出了预期。受市场影响,中铝山东企业生产经营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冬”,为了快速摆脱困境,第二氧化铝厂率先拉开了市场化改革序幕,徐鸿所在车间改制为沉降工序,徐鸿通过竞聘成为工序的技术专工。

    “这是一座几代人为之奋斗的工厂,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大家庭,每个人都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员。家好,我们才能好。家有困难,我们怎么能不挑起重担。”在这个铝业的寒冬里,这个山东汉子心中燃起熊熊热火。

    徐鸿每天将近20个小时盯在岗位上,即使回到家后手机也会响个不停。他每天必看手机微信里现场和安全曝光台、工艺控制群和沉降南车间管路群。一般问题处理不超过两小时。从徐鸿的身上能感受那种“螺丝钉”的精神和执着坚守的力量。

    “之前当班长,带了10来个人,那是10来个家庭。现在,带的人更多,我背着更多家庭的期待。厂里还以我的名字命名了劳模创新工作室,我要做出点事业来。厂子效益好,我们才能更好。”徐鸿说。

    徐鸿曾在自己的笔记中写过这样一段话:“一定要做一只善于飞翔的雄鹰,而不是一只得过且过、安于现状的小鸟,决不能虚度此生。”

    从1993年进厂到现在,徐鸿凭借自己的努力,先后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山东省富民兴鲁劳动奖章”“淄博市十大金牌工人”“振兴淄博劳动奖章”等称号。面对荣誉,徐鸿表示,获得全国劳模,是前进的动力,也是沉甸甸的压力,这份荣誉不仅是自己的,更是企业的,在今后的工作中,我要用自己实际的努力,带出更多的劳模。(文/李珊珊)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何晶晶]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