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虽然有巴黎,但仍无法阻止吐鲁番杏花的浪漫

地州新闻 2017-02-17 10:40:01来源:吐鲁番零距离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早春的吐鲁番,已悄然绽放了一首唐诗中的杏花。

你坐在夜晚的交河,便是一朵盛开于唐朝的杏花,随着唐诗的起伏,淌过了穿越千年的交河水,没入了渺渺历史的尘埃中。

    你站于清晨的高昌,便是一朵生于汉家的杏花,细数秦砖汉瓦上的斑斑驳驳,化作了“秦时明月汉时关”中的平平仄仄。

  杏花交互着白天与黑夜,杏树守望了历史与未来,而你穿行其间,始终因为吐鲁番而与众不同。

在吐鲁番,最美的杏花不是开在玄奘途径的地方,却是绽放于坎儿井穿行的角落。

    不是因为玄奘的孤行而美丽,却是因为坎儿井的交融而芬芳。一个开放包容的吐鲁番自古有之,无论杏花生在哪里、开在哪里,杏花村都位于吐鲁番,“杏”福城都永远属于吐鲁番。

    与吐鲁番相遇,有千万种方式,千万种方式中最浪漫的方式便是在早春的葡萄架旁,只有一个来自唐朝的你,静候一朵杏花的绽放。

    冬去春来的时候,来吐鲁番感受“新疆第一春·吐鲁番杏花季”,早已成为了每个新疆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今年,新疆春季旅游博览会又将在吐鲁番交河故城举行,以后每年的这个时候,人们不仅会想起杏花,想起千年交河,更会难忘因为花季游而改变的人生。

  每一朵含苞待放的杏花,都是一个年轻时候的李白,吟一首“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诗,带着任性的青春穿过寒冷的冬季,把根脉扎向远方,把唐诗留在了故乡。

  每一朵迎风绽放的杏花,都是一个中年时候的岑参,写一首“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歌,在阅尽人间春色中懂得了人生的大彻大悟,把诗留在了脚下,把自己和马料单一起留在了火焰山下。

  每一场花季的轮回都是一首诗,而一年一度的杏花季,就是一首最美的唐诗,不为你的曲高和寡而孤芳自赏,也不因你的市井阡陌而默默无闻。

    无论谁在谁的生命中写诗,都来吐鲁番赏一季安静的杏花吧,以唐诗的名义,许你做一回唐朝的诗人,许你有一世穿越的爱情。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何晶晶]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