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交警陈宝立:一眼就能看出假牌假证

法治新闻 2017-02-17 17:34:33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天山网讯(记者范国斌报道)陈宝立长得高大壮实,别看他一脸憨厚,但却是自治区交警界查处假牌假证的大神级人物。

  目前,陈宝立任自治区公安厅交警总队综合执法支队勤务保障大队大队长。只要经他辨认过的本地假驾驶证、行车证、机动车号牌等,无一漏网之鱼,“辨假率”高达100%,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瞟一眼,我就能看出真假。”

  这样的绝活并非每位民警都能掌握,而陈宝立“辩假神功”的能力并非一朝一夕练就,除了掌握独门秘籍外,还有长年累月积攒下的宝贵经验。

  网络论坛里学绝活

  2月16日,当记者走进陈宝立的办公室时,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

  “这就是我查假牌假证的小秘密。”陈宝立告诉记者,在公安部交管局的内网里,有个业务交流的论坛,其中有一个版块正是查处假牌假证的专题。“同行们都在这里进行交流查处假证假牌的心得,我把自己的诀窍分享给大家,同时也从别人那里获得窍门,久而久之,这方面的常识就积攒多了。”

  陈宝立说,全国各地的交警都在这个论坛里讨论业务,这对自己提高辨别外地假牌假证的能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由于各省份车牌号、驾驶证制作工艺不同,外地的假牌假证我无法百分之百辨别出来,但通过研究论坛里的帖子,我现在已经能辨别多个省份的假牌假证了,外地交警碰到难以确定的新疆牌证,我也会帮助他们。”陈宝立说。

  车架号是最难分辨真假的信息,陈宝立就曾查处过多起更改机动车车架号的违法行为。

  2015年4月的一天,陈宝立在路上发现一辆有问题的越野车。“当时检查了行车证和号牌,都没发现问题,但我仔细往车里望了望,发现车辆前挡风玻璃处的车架号VIN码有些不对劲,VIN码的固封螺帽有撬动过的痕迹。”陈宝立说。

  一再询问,驾驶人坚称车是自己的。陈宝立通过从论坛里学到的绝活,利用技术手段,从车辆的电脑控制板内调出该车的原始车架号,发现与印在车上的不同。面对事实,车主倍感惊讶,只得承认该车系走私车辆。

  “类似这样的绝活还有很多,我从论坛里学到新招之后,只要在实际执法中操作一两回,就熟练了。”陈宝立说。

  一年行8万公里 查假牌300多个

  近几年,我区开展道路交通监控系统二、三期工程建设,因工作需要,陈宝立每年都要跑遍全疆所有国、省道高速公路,采集监控架设点的信息。

  每年,陈宝立都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出差,行程都超过8万公里,可绕全疆5圈。在这期间,他还不忘查处假牌假证,仅2012年,陈宝立查处的假牌就达300个以上。最多时,一天能抓住10个假号牌。

  可以说,陈宝立是个不折不扣的“打假爱好者”。出差途中,只要碰见假牌,他就要管,而且还不忘一路“培训”其他民警。

  “出差路上,我有查处假牌假证的四宝。”陈宝立说,这四样东西分别是:警用手电、放大镜、望远镜以及牙科医生用的口镜。

  陈宝立解释说,警用手电是在夜间使用,比如照在车辆号牌上观察反光效果,有助于辨别车牌的真假。放大镜是用来看暗记的,驾驶证和行车证都有防伪暗记,需要用放大镜仔细辨别。望远镜则是用来观察距离较远的车辆号牌。

  最令人感到费解的是牙科医生才会使用的口镜。“这个小圆镜是个反射镜,可以看见我们不容易看见的同方向的东西。”陈宝立解释说,“车架号一般位于车辆前挡风玻璃底部,由于夹角太小,无法将头伸进去,用这个小反射镜一看就一目了然。”陈宝立笑呵呵地告诉记者,这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办法。

  盘问技巧比“眼力界儿”更重要

  “有些技巧其实都是固定的,我们只需仔细观察。我把技巧交给你,你也能看出来。”陈宝立谦虚地对记者说,时间长了、查的多了,自然就熟练了。

  陈宝立说,真驾照、行车证、临牌,以及我区8个不同版本的机动车号牌,这些“真身”的版本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假证只需简单查验,甚至只需“瞟一眼”,就能与他脑子里的真版进行快速“比对”,一眼便知真假。

  对于陈宝立来说,“眼力”已不是问题,而他更注重的是盘问技巧,好的盘问技巧有助于固定证据。

  2014年在一次出差途中,陈宝立发现一辆高档轿车车牌有问题。随后,陈宝立将车挡停,一副例行检查的样子,要了司机的驾驶证和行车证,查验无异后,对司机表示了感谢。

  “之后,我就问他要去哪,并提示他前方路段正在修路,让其小心慢行。”这一句贴心话下来,司机的戒备心明显放下许多。

  随后,陈宝立就像聊天似的,询问车主车牌有点问题,是不是丢失过。这下车主才说了实话:由于车牌丢失,他嫌补办麻烦,就花钱让代办人员去补办车牌,谁知办来的是假牌。

  “类似这种盘问技巧我常用。其实我早就看出他的牌照是假的了,但没有一上来就揭穿,而是尽量套近乎,让违法车主自己承担。”陈宝立说。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翟文杰]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