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电影还精彩!工作队7小时进山入户之旅

社会新闻 2017-04-21 10:26:07来源:最后一公里
进入论坛
分享到

  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的封山期正赶上区内野生动物的繁殖季,为避免盗猎者或其他人员对野生动物生活产生影响,这段期间未经许可,任何人员不得进山。

  若羌公路管理分局、阿尔金山公路管理分局驻村工作队因工作需要得以进入山区。这次进山的首要任务是前往距离依吞布拉克镇198公里的祁曼塔格乡,对当地牧民进行入户慰问。

  当我听到山上的海拔达到4000米以上时,有点激动和兴奋。在祁曼塔格乡人大主席张炯的安排下,我们将提前备好的慰问品和一行人两天的食物补给进行装车。上午十点整,八个人、两辆车,出发了。

  到达保护区入口的检查站,工作人员得知我们是镇管委会和驻村工作队的人员,热情与我们握手。做了登记后,我们进入了保护区,进入了无任何电话、网络信号覆盖的区域,彻头彻尾“回归大自然”。

  刚离开检查站,野生保护动物便吸引了我们的目光。据说这里不光有野骆驼、野牦牛、野驴、盘羊,还有一些不“素”之客,棕熊、雪豹、猞猁、狼等。

  话说回来,四月正是野生动物的繁殖期,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拍到野生动物哺育幼崽的场景,这些画面都会成为宣传动物保护的珍贵资料。我兴奋极了,用目光疯狂的扫视我能看到的每个地方,生怕遗漏和错过什么。

  野骆驼群安逸地休息着

  双臂展开有1.5米左右的秃鹫

  奔跑的野驴群

  悬崖石壁上“舞者”盘羊

  车越走海拔越高,我开始出现耳朵发懵的状况,呼吸也更费力了。不过,当壮观的野牦牛群突然出现在眼前时,什么耳懵、缺氧都抛到了脑后,所有人都大声惊叹了起来。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身在雪山腹地之中。

  野牦牛惬意地在雪地中散步

  中午近十二点,车停了下来,我们看见一块石碑,上面写着:阿木巴勒阿希坎山口,海拔4485米。

  大家感觉像征服了一座高峰,征服了大自然般,兴奋又激动。一次入户工作,却能这样近距离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我也深深感到不虚此行。不一会,大家气喘吁吁地回到车里,再次起程。

  再次出发,不到100米,险情出现了。我们的车辆胎爆,还好司机经验丰富,迅速平稳地停在下坡道上,大家都深深吸了一口气。

  由于前车未发现我们的车停下,拐几个弯便不见了。我们赶紧下车呼救,但并没有回应。没有信号,手机、电脑这些科技产品便没法用了,大自然这次仿佛在告诉我们,无论科技多先进,也要时刻保持对大自然的敬畏。

  我定了定神,保持冷静,与司机师傅商量是否可以自己操作换胎。但修理工具全在另一辆车上,我们的车上只留有物资,此刻也只有等待他们返回来救援我们了。

  20分钟后,前面那辆车回来了,张主席下车紧张地询问我们的情况,得知刚刚发生的事故并无人员伤亡时,放心地呼出一口气,立刻组织大伙取出工具,开始换胎。

  司机师傅趴在雪地上修车

  雪上加霜,在换胎卸螺丝的时候,工具竟然折断了,天寒地冻,八个人一时无计可施。最后张主席提议,另外一辆车暂时带着其他人去目的地找工具,我穿的比较暖和,和司机师傅在车内等候。

  回到车里,我问司机师傅他们大概多久回来,司机师傅说还有100多公里才能到达祁曼塔格乡,预计往返要3个小时左右。我放下座位靠椅躺下,漫山遍野的白雪刺灼了我的眼睛,头很晕。

  中午两点,我休息了近一个小时,高原反应再次影响了我,感觉胸口像压了一块石头一般,四肢也无力。

  经过两小时二十八分钟的等待,那辆车终于回来了。车上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位是60多岁的村委委员张海峰,他也是祁曼塔格村的牧民,来祁曼塔格村6年了。

  换车胎也历经折腾。和我一辆车的司机师傅由于修车体力消耗太大,不小心摔了一跤,半天喘不上气,咳嗽得很厉害;来救援我们的维吾尔族司机师傅也划破了手,血流不止,而这种情况如果不及时包扎,很容易破伤风。修好车后,他简单地用纸包住伤口,围着我们的车转了两圈,检查了一下车况,踩了踩车轮,招招手说了句:好了,我们走吧。

  经过近七个小时波折,下午五点,新疆与青海的叉口出现在眼前,传说中新疆海拔最高的乡、最高村祁曼塔格村终于到了。

  我在心中既感叹,这次入户太不简单了!可走进村委会,看见热乎乎的羊肉汤、馒头和一张张饱经风霜的笑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到家了。(文/庞智勇)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崔导胜]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