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钰:在新疆有我忘不掉的亲人

法治新闻 2017-07-04 13:28:21来源:新疆法制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新疆法制报讯(记者张蕾 通讯员谢文俊报道)3年援疆,她认了30多个各民族亲戚。从北京到新疆,从北疆到南疆,她一次次跨越天山,用一颗真诚的心温暖亲人,用3年实际行动诠释对新疆的热爱。

  她就是第八批中央和国家机关援疆干部中的一员,自治区教育矫治局(强制隔离戒毒管理局)副局长李钰。

  “我最爱的古丽姐姐”

  “古丽姐姐,我家的菜都熟了,妈妈说要做饭招待你……”6月26日,李钰接到弟弟杰索尔的电话心头暖暖的。

  2015年元旦,李钰在乌苏教育矫治局(强制隔离戒毒所)调研时,走访到乌苏市郊区的一户维吾尔族人家。一进屋就听见一个小男孩的哭闹声:“我不出去,谁我都不见……”小男孩叫杰索尔,当年7岁,眼中是紧张和胆怯的神情。

  进一步了解得知,这家的男主人克里木6年前染上了毒瘾,一家人因毒穷困潦倒。而杰索尔也因受毒品影响,在出生时有一只手落下残疾。

  李钰难过极了,她掏出手机说:“杰索尔,姐姐给你照相吧,看看你的照片漂不漂亮呀?”杰索尔眨巴着大眼睛,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李钰和杰索尔一起自拍加录像,做各种鬼脸,模仿小动物的叫声,看着手机里可爱又搞怪的表情,杰索尔终于咯咯咯地笑出声来……

  3年来,每逢节假日李钰都会去看望杰索尔一家。她为克里木联系用工单位,自己掏学费资助克里木去学习电焊技术。如今,克里木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一家人又恢复了往日的快乐生活。

  为了帮杰索尔学汉语,李钰给他买了平板电脑,并从网上下载了拼音训练、英语入门、数字练习等寓教于乐的学习软件以及歌曲、绘画和体育锻炼等有趣的视频。杰索尔一有空就对着教学视频学说汉语,很快就学会书写李钰的名字。

  3姐妹再重逢

  炸好了金黄的馓子,煮熟了喷香的羊肉,摘下了自家院子树上的杏子……肉孜节当天,努尔古再丽一家四口热切地期盼着北京“姐姐”的到来。

  来援疆工作的第4天,李钰和努尔古再丽姐妹就认识了。那是在喀什开展司法考试巡考的过程中,李钰利用巡考间隙对南疆考生情况进行了解,结识了努尔古再丽和妹妹阿孜古丽。

  努尔古再丽和妹妹阿孜古丽第一年的司法考试并没有通过,熟悉法律的李钰成了她们的专业辅导老师,还给姐妹俩送了许多复习资料和法律书籍。虽然相隔千里,却丝毫没有妨碍她们的交流,通过微信、电话、邮件,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为了帮助她们更加有效地学习法律,李钰决定在乌鲁木齐市帮她们联系一个律师事务所进行实习。对于没有出过远门的姐妹俩来说,能在乌鲁木齐市实习,既激动又忐忑。李钰为她们安排好了一切后勤保障,使姐妹俩可以专心地投入工作学习。

  姐妹俩回到喀什后,李钰帮助她们联系到当地的一家律所事务所实习。通过一个月的试用期,她们出色地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鉴于她们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和条理清晰的法律素养,律所已经决定聘用她们承担法律咨询和文案起草工作。

  如今,努尔古再丽姐妹俩已经是成熟的律师,每年都会代理10余件法律援助案件,为困难群众免费打官司,并配合当地司法局免费进行法律讲座。

  再次重逢,努尔古再丽的母亲紧紧拉着李钰的手说:“谢谢你,你就是我们的亲人,以后来喀什一定要回家看看。”

  帮助他们 翻越一座山

  李钰有一个随身携带的通讯录,上面详细记着30多个亲戚的地址和电话号码,联系人遍及和田、喀什、阿克苏、乌苏、阿勒泰等地州市。

  翻开李钰的微信,2015年4月5日她记录:“走进和田,你不来,不能体味她的艰苦,没有尘土的空气在这里非常稀有,但或早或晚她总会吐绿、总会开花……”那是李钰第二次去自治区教育矫治局(强制隔离戒毒管理局)驻和田县罕艾日克镇“访惠聚”工作队,当看到托万罕艾日克村里的孩子们缺少衣物和玩具,她便组织自己身边的爱心人士进行捐助。在她的号召下,半年多时间里,援助的包裹从北京、河南、陕西等城市纷纷寄来。援助的物品不仅丰富了村里孩子们的文化娱乐生活,也拉近了内地省份和新疆偏远农村的距离。

  2015年9月28日,李钰在喀什出差时了解到,喀什有几名脊柱变形患者急需治疗,对于这些贫困的患者来说,几万元的手术费和后期康复治疗费用无疑是个天文数字。面对素昧平生的维吾尔族患病同胞,李钰毫不犹豫地为3名贫困患者送上几千元现金。她说,“让这些脊柱弯曲变形的兄弟姐妹们能挺直腰板站起来,对于她们来说,就是翻越一座山。我愿意尽绵薄之力帮助他们翻越这座山。”

  3年的援疆工作中,李钰用自己平凡的举动,帮助那些贫病幼弱者,让他们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让爱与付出成为了援疆工作的主旋律。

  不是所有花朵都能盛开在冰山之上,雪莲做到了。李钰就是这么一朵盛开在冰山上的雪莲,她默默坚守着作为一名援疆干部的使命和责任,为实现新疆工作总目标贡献自己的力量。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翟文杰]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