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里的“妈妈”

地州新闻 2017-08-21 11:13:54来源:最后一公里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来自驻村队员的心里话

“妈妈”

大概是每个人生来最先学会的词

也是每个人心中最美妙的词

驻村半年有余

吸引我最深的便是村里“妈妈”们一张张幸福的笑脸

刻画着时光赋予她们独具魅力的岁月痕迹

    村民左日古丽·木沙老妈妈今年78岁,她是喀什市乃则巴格镇群布斯村的贫困户,也是自治区妇联驻村工作队队员阿孜古丽·亚力最挂念的人。阿孜古丽经常带一些松软可口的小零食去看望老妈妈,陪她拉拉家常、散散步,还自掏腰包为老妈妈买米、面、油和衣物……她将温暖送到了老妈妈的心坎里。这不,两人在路上相遇,老妈妈露出了孩童般的笑容,迫不及待拥抱了阿孜古丽。(自治区妇联驻村工作队程友敏)

    其曼古丽·卡地尔是阿瓦提县英艾日克乡阔什库都克村的村民,她的女儿热沙来提·萨依木在无锡市青山高级中学读高中二年级。2014年底,其曼古丽的丈夫因车祸不幸离世,让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遭受了沉重打击。其曼古丽也变得沉默寡言,不愿意外出。今年3月,第一次去她家走访时,自治区文化厅驻村工作队通过视频和热沙来提聊了很久,鼓励她好好学习,在一边的其曼古丽也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和女儿说了几句贴心话。此后,其曼古丽经常邀请工作队员到她家坐客,也常常和女儿通过视频聊天。渐渐的,其曼古丽一家和工作队的关系也密切了起来。

    8月,村里举行了“最美家庭、美丽庭院、平安家庭‘标兵户’”的评选,其曼古丽和其他村民一同精心制作了一道道特色美食,她是村里因开启美好新生活而重现笑容的妈妈。(自治区文化厅驻村工作队巴格努·马德尼亚特)

    热孜万古丽妈妈(左一)培养了三个优秀的儿女,还把自治区政协机关驻村工作队里“90后”队员当做自己家的孩子。她经常送一些自己做的家常菜到工作队,看着工作队员大口吃着她做的饭菜,她总是会笑得很开心。(自治区政协机关驻村工作队王烜)

    叶城县乌夏巴什镇喀什吐维村有一位热情大方的老妈妈叫阿依·凯萨尔,她今年70岁了。每当工作队队员路过她家时,她总会热情地给我们准备上一碗奶茶,让大家喝。同时她还会拿出核桃、杏干给大家吃。阿依·凯萨尔家门口绿树成荫,葡萄、南瓜、葫芦等挂满门口的棚架,庭院收拾得干干净净。每次离开她家时,她总会笑容满面地把我们送出门外,并用国语说:“欢迎你们下次再来。” 在村里有了这样一位“好妈妈”,我们的心里也美滋滋的。(自治区煤田地质局工作队 王文波)

    “你是她的娃娃么?”入户时,我们指着村民夏木西卡马尔·吾司曼江向可爱的小孙女麦迪娜·克力木江问道,麦迪娜眨着大眼睛点了点头。夏木西卡马尔宠溺地捏了捏麦迪娜的下巴笑盈盈地说:“不能说你是我的娃娃,应该说你是我娃娃的娃娃。”幽默的话语逗笑了在场的每一位,而我有幸抓拍到了这一瞬间。(伊宁园区管委会驻村工作队陈婷)

    那天,我和同事在入户途中看到几个老阿姨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便也上前凑个热闹。看着她们高兴地笑着,我便问道:“阿姨聊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家住精河县八家户农三队的60岁老人年献芝(左一)快人快语,说道:“我去年做了脑瘤手术,复查医生说恢复得不错。今天我又去做了全民体检,医生说我身体一切正常。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身体倍儿棒、不愁吃穿,还住上了政府补助的统建房,你说我能不高兴吗?”看着这发自内心的笑容,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村里最美的“妈妈”笑脸。(精河县卫计委驻村工作队沙湘萍)

    乌苏市西大沟镇农业队村民再库·铁木尔汗大婶常年独居,是村里的低保户。塔城地区林业局驻村工作队入驻后,在生活上给予了她很多帮助,也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再库大婶对工作队队员,总是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到队员阿德力汗裤子两边扎线了,她就立马搬出缝纫机缝缝补补。看着再库大婶缝补时露出的慈祥笑容,阿德力汗忍不住亲切地叫了她一声“再库妈妈”。(乌苏市“访惠聚”驻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刘龙、马敏丽)

    给你们看看“奶茶妈妈”的笑脸吧。“王海燕!”每天早上的饭点,都可以听到霍城县兰干乡梁三宫村村民买力艳·托乎提用不太标准的国语大声地呼唤我。她知道我爱喝奶茶,所以每天早上都会坚持为我做奶茶,她总是笑着对我们说:"你们都是我的孩子。"她的笑脸给我的驻村生活增添了太多喜悦和温暖!(霍城县民政局驻村工作队王海燕)

    塔城市喀拉哈巴克乡肯杰拜村村民努尔哈那提·毛斯木拜是村里的“牛奶西施”,她笑起来和蔼可亲,非常漂亮。每一名驻村工作队队员见到她都会亲切地唤她一声“阿派”(哈萨克语:阿姨)。夏天到了,她从院子里摘下西红柿、黄瓜、辣子,提着刚刚挤好的牛奶来到文化室,说是给工作队的娃娃们尝尝鲜。逢年过节,担心工作队员想家,她就烧好醇香可口的奶茶,摆满一桌子美食,叫工作队到家里来过节。她常对工作队员说:“父母不在身边,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你们就是我的孩子。”(塔城市“访惠聚”驻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姚娜、魏艳荣)

    第一次见到精河县托里镇冬都金村的赛·拜瓦额吉(“额吉”蒙古语:妈妈)时我的心里就暖暖的,仿佛见到了我的母亲。每次去看望她时我都久久不愿离开,总想留下来多陪她说说话。虽然已经85岁高龄,但她依然喜欢在院子里喂鸡喂牛,她的孩子个个勤奋又孝顺,村里的人都夸赞赛·拜瓦额吉教子有方,如今的额吉享受着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她的笑容多么幸福!(精河县林业和畜牧兽医局驻村工作队陶尔根)

    8月9日,精河县发生6.6级地震,八家户牧业三队库斯台草场阿斯力汗大妈的房子受损比较严重。经过3个多小时的长途颠簸,精河县人民医院驻村工作队第一时间赶到了库斯台草场。工作队队员们为受灾群众做了体检,送去了西瓜、馕和矿泉水。“看到你们来,我们就放心了。相信有你们在,我们一定会渡过难关!”阿斯力汗大妈拉着工作队员的手激动地说。写在阿斯力汗大妈脸上的紧张、焦虑,随之慢慢被笑容取代了。工作队车子开动时,阿斯力汗大妈抱着邻居家的小女孩一直目送着我们离去,她的笑容让整个草原都绽放出迷人的光彩!(精河县人民医院驻村工作队张魏玲)

    家住新源县喀拉布拉镇开买阿吾孜村的哈依尔古丽今年61岁,院子里成堆的苞米没人剥,土堆石块一直都没有拉出去。村里的返乡大学生孜木拉提·玉山江看到了,立即找到村委会,与其他返乡大学生组成志愿者服务队来到了哈依尔古丽家。志愿者队很快便苞米剥完,垃圾清运出去。哈依尔古丽老妈妈露出笑容,她说:“非常感谢这些娃娃们,有他们的帮助,院子里整洁多了!”看着如今焕然一新的庭院,哈依尔古丽的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新源县委宣传部驻村工作队孙珍珍)

    她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她爱笑,笑起来温暖无比。她常让我想起我的母亲,她就是青得里镇托郭生布呼东村里的热依汗古丽妈妈。初次见到她是在农牧民夜校“双语”课堂上,她微笑着走过来问我:“孩子,你刚教我们的课本能不能给我找一本?我想回去学习。”简单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自那次之后,我们时不时凑在一起学习国语。热依汗古丽妈妈还常邀请我去她家里吃饭。我的驻村时光,因为有了这份爱而变得很不一样。(博乐市文体广新局驻村工作队茹扎·哈山)

    精河县茫丁乡新庄村81岁的吐尔逊汗·开里马洪妈妈(中间)非常关心我。每天走过她家门口,她都热情地招呼我,问我的近况并邀请我到她家吃饭,在驻村这6个多月里,我和她结下了不解之缘。她就像我妈妈一样,关心我、照顾我,她的笑脸让我终身难忘。她常说:“你就是我的孩子,想家了就到我家来。”每次村里有活动,我都特意给妈妈拍照留念。(国网博尔塔拉供电公司驻村工作队艾沙江·尼扎木丁)

    在霍城县果子沟牧场牧业村驻村后,我们有了两个共通的名字。女队员叫“丫头”,男队员叫“儿子”。这是村里的妈妈们给我们起的绰号。努沙拉·哈森巴依妈妈(上图)说:“虽然我的孩子都到山上放牧去了,没有办法照顾我们,但是工作队的孩子们却很贴心,开春时帮我们翻地种菜、打扫卫生,天热时给我们送西瓜……这样的孩子怎么能让我们不喜欢呢?”玉米提汗·木汗妈妈(下图)说:“这些孩子们太辛苦了,总是看到他们一天在村子里忙碌的身影,进来喝口奶茶的功夫都没有。我把自己做的酸奶、奶疙瘩、馕、养的大公鸡送到村委会去,让他们好好吃个饭。”这就是“妈妈”们给我们最暖心的爱,每当看到她们开心幸福的笑脸时,再苦再累也值得!(霍城县委宣传部驻村工作队王斯思)

    “闺女来啦,快来坐会儿,快来坐会儿。”在入户走访到于友兰阿姨家中,她热情地把我们迎进门,转身拿出几包牛奶往工作队队员手里塞:“天太热,好闺女快喝。”家住精河县河镇滨河社区的79岁的独居老人于友兰,儿女长期在外地工作,无法经常回家照看。工作队队员在走访了解情况后,把这位老人当成了自己的“妈妈”。有空工作队便带着蔬菜、肉等食材到老人家“露一手”,陪她聊天、跟进她健康状况,力所能及地照顾她生活。他们还将“舞台”搬进老人家里,组织志愿者为老人演节目、唱红歌。在短短半年时间,工作队员们待于阿姨就像对自己妈妈一样。(精河县群团组织联合支部驻村工作队唐艳香)

  要问家住乌苏市西湖镇大湾村的67岁老人李彦萍现在最挂念的人是谁,老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是那几个驻村的娃娃。说起他们的缘分,还是从一盒药开始的。

  乌苏市人社局驻村工作队刚驻村时得知李妈妈患糖尿病好几年了,腿肿得走路都费劲。为此,每周去镇里买药成了难题。这不,工作队就揽下了每周帮李妈妈买药的活,第一次把药送到李妈妈手里时,老人一把拉住了工作队队员的手,说了声谢谢。从那以后,工作队队员便和李妈妈定下了他们的“母子”情分。李妈妈时常给工作队这些娃娃送自家烙的饼、种的菜,跟他们唠唠嗑。每一次听到驻村干部叫自己“李妈妈”,李彦萍老人就笑开了花。(乌苏市人社局驻村工作队张微)

    初见哈力夏木·吾舒尔妈妈,是在霍城县妇联、赛管会驻果子沟牧场农业村工作队组织的第一次升旗仪式上。她在人群中向我投来了灿烂的微笑,让我想起了妈妈的温暖。后来,我跟哈力夏木妈妈的往来渐渐多了起来,她在生活上给予我很多关爱,还时不时地叫我去她家吃饭。每一顿的家常饭都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妈妈的味道。(伊犁州霍城县妇联、赛管会驻村工作队哈丽努尔·吐尔洪)

    一大早,奇台县五马场乡阿哈什胡拉克村的库力夏提·阿哈依妈妈就兴冲冲地拿着大女儿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来村委会找工作队报喜。库力夏提妈妈的丈夫因病去世,她独自一人靠低保金和做些手工艺品抚养着女儿们。她的日子过得很不容易,却一直坚持供女儿们读书。她自己也积极追求进步,在打工挣钱的同时积极参加村上的公益劳动。去年她向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今年顺利选上入党积极分子。她的大女儿不负重望,如愿考取了新疆师范大学,库力夏提·阿哈依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奇台县林业局驻村工作队俞慧荣)

    8月4日中午,当我们到霍城县芦草沟镇牧业村库丽巴丽·别克伙加阿帕家时,老两口正在葡萄架下纳凉。见到我们,他们特别高兴。库丽巴丽妈妈拉着我的手说:“以前我们只知道放牛放羊,从没想过自家院子里也可以挣钱。你们来了以后教会我们发展庭院经济,多种菜、种树。现在院子里的菜都吃不完了,剩下的还能卖钱,增加了我们的收入。真是谢谢你们!你们看,我都学会了给葡萄套袋子,葡萄熟了一定要来吃啊!”看着自家庭院累累硕果,库丽巴丽妈妈的脸上挂满了笑容。(伊犁州环保局驻村工作队张天义)

  这些是我见过的

  村里最美的妈妈笑脸了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何晶晶]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