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我的新兄弟!帮我找到了失散20多年的“妈妈”……

社会新闻 2017-09-08 12:39:56来源:最后一公里
进入论坛
分享到

  “真不可思议,茫茫人海中居然被你找到了?!你这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兄弟,谢谢你!”听闻弟弟叶俊华帮自己找到了失散20多年的干妈,木一丁·穆哈买提高兴极了。

  “木大哥,你干妈就是我干妈。你别耽误时间了,先打电话和老人家联系吧!”叶俊华在电话另一端笑着说。

  《最后一公里》(MqMsMx)记者杨凤 通讯员玛依拉·艾克拜尔报道

  故事要从六个月前说起。叶俊华和木一丁同是中国石油新疆油田分公司准东采油厂的职工,2016年12月,两人结对认亲成为了一家人。

  今年2月份,他们共同参加了由中国石油新疆油田分公司准东采油厂驻第六社区工作队举办的“民族团结一家亲”讲故事活动。当台上的木一丁讲到自己与干妈失散多年时很是难过,言谈中表达出想要寻找到她的意愿,台下的叶俊华就将哥哥的愿望记在了心里。

叶俊华(左)和木一丁(右)一起谈心聊天。

  木一丁的童年往事

  那是1970年,家住托克逊县印刷厂家属院的木一丁刚满两岁,他的妈妈每天都会抱着他坐在家门口的路边和左邻右舍聊一会儿天。当时,20多岁的上海知青胡满君与爱人一起来到吐鲁番市托克逊县文化局工作。木一丁家门前的那条路,正是胡满君上下班必经之路。每每看到可爱的木一丁,胡满君总会停下来逗逗他。

  木一丁记得自己很喜欢让胡满君抱。渐渐地,还没有做过母亲的胡满君越来越喜欢眼前这个孩子。每天下班遇到,都会把木一丁抱到自己家玩。木一丁的妈妈也会经常对他说:“走,去你干妈家玩。”

  木一丁回忆说,从自己会开口说话起,便喊胡满君为“干妈”了。后来干妈生了一个弟弟,比木一丁小了几岁,两个小男孩从小便在一起玩耍,以兄弟相称。

  小时候木一丁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又很喜欢吃糖果,每当嘴馋了他就会去干妈家蹭吃的。木一丁清楚记得干妈家里有一个大大的铁盒子,里面总是装着各种颜色的糖果。有时里面空了,干妈也会及时买糖回来,让他吃个够。

  上小学的时候,因为工作调动,胡满君要到乌鲁木齐工作,所以一家人就搬走了。上初中的时候,木一丁曾跟随爸爸一起去乌鲁木齐,到胡满君家看望过她,再后来木一丁去了外地上学了,自那以后就再没见过胡满君了。而木一丁的爸妈也和胡满君家失去了联系。木一丁四处打听后,才得知他们一家人都回上海了……

  “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干妈的任何消息。记得当年,干妈和我母亲的关系一直都很要好,经常会在一起聊天,她还时不时会给我送一些学习用具,鼓励我好好学习,不管我家遇到什么困难都会毫不犹豫帮助我们。为此,我们一家人都一直感激在心。‘如果你再见到你干妈一家人,一定要替我们向他们问个好!’这是我父母留给我的遗言。我心里明白,我父母说的如果,其实就是希望我能够去找到他们。可是世界这么大,找到干妈真不容易。”木一丁感慨地说。 叶俊华心里的“小计划”

  叶俊华比木一丁年龄小,平时习惯喊木一丁“木哥”,兄弟俩关系亲密到几乎无话不谈。

  木一丁常对叶俊华说起小时候的事情。木一丁生活在一个有8户人家的大院子里,除了他家以外其他7户都是汉族。不过,在木一丁的记忆中,大家一直像一家人一样生活在一起,互相帮助、互相照顾。

  每到傍晚,大人、孩子们就会在院子里消磨时光,妈妈们坐在小板凳上边纳着鞋底聊天,边看着孩子们玩耍,谁家晚饭有好吃的了,总会端出来跟大家分享……木一丁说自己最喜欢的节日就是春节,孩子们难得可以得到大人允许,一起去放鞭炮、放焰火,还有很多好吃的。

  在叶俊华眼中,木一丁是一个情感细腻、重感情的人。自木一丁提起他的干妈起,叶俊华就把这事儿记在心里了,虽然嘴上只字未提,事实上他一直在私底下四处打听胡满君的下落。

工作中两人互相分享经验。

  叶俊华踏上寻亲之旅

  叶俊华知道的有效信息很少:干妈的名字叫胡满君,曾作为上海知识青年赴新疆下乡工作数年,她有个儿子叫严肃,是学绘画的。但是线索再少,叶俊华也没有气馁过。既然新疆没有找到,那就去上海找。一番筹备后,叶俊华踏上了寻亲之旅,在茫茫人海中努力尝试找寻胡满君,虽然总是失望而归,但他仍旧没有失去信息。

  今年3月份,叶俊华获得了去杭州学习的机会。学习期间,他又一次利用空闲时间去了上海,继续寻找胡满君的下落。

  叶俊华说:“起初,我从干妈的儿子这条线去找。我上网搜索、在身边的朋友圈里打听,都没有结果。但不管每天有多忙碌,我都没有放弃帮木哥找干妈。正当我一筹莫展时,我在上海的一个好哥们一下点醒了我,他让我联系当地民政局试试。我立刻着手开始联系,经过与对方反复沟通,我最终找到了干妈家的新住址与家里座机号码。那几天,我简直高兴坏了。当时外派学习还没结束,我特别想先去看望一下干妈,可又怕自己突然过去会显得唐突,便放弃了。” 失散20多年后 母子千里传“情”

  再三确认真的是胡满君后,叶俊华迫不及待地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木一丁时,电话两端的两个大男人都禁不住红了眼眶。随后,木一丁拨通了干妈胡满君家的座机号码。然而,在第一声响之前他又挂断了。木一丁很忐忑,毕竟二十多年没联系了,干妈还会记得他吗?

  木一丁终于鼓起勇气再次拿起电话,拨通了号码。电话是一名男士接的,木一丁认定他正是自己的干爸。木一丁的开场白是一段简单直接的自我介绍,他一字一句谨慎地说着,深怕老人会记不得他而终止通话。

  没想到,那头的老人也很激动。老人说:“我当然记得你!你干妈出去买东西了,等她回来,我让她给你回电话。”“好的,干爸,您多注意身体。”木一丁轻轻地挂断了电话,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眼前闪过的全是小时候那些温暖珍贵的画面。

  木一丁认为第一通电话里已经清楚说明了自己的本意,所以他认为下一步要做的不是继续打电话过去,而是期待干妈知情后能够回电。

  果然,木一丁接到了干妈的来电,他喜得合不拢嘴。挂了电话,他拿起书桌上的一个装着父母照片的老相框,哽咽地说着:“爸妈,干妈找到了,你们曾说的‘如果’变成了现实,这下你们可以安心了……”

   木一丁有个美丽的愿望

  如今,木一丁隔三岔五就会给两位老人打电话。一方面问候他们的身体、家里的情况,聊聊天叙叙旧,一方面说说心中的思念,谈谈家乡的变化等。但不管打多少电话,只在电话中“团圆”对于木一丁来说似乎还不够。

  “毕竟我们分开太久,彼此需要更多的时间沟通了解。我心中有一个想法,我想邀请干妈、干爸以及过去与他们在新疆并肩奋斗过的战友们到新疆来。带老人们去曾经下乡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回忆那些年的美好时光,感受新疆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木一丁说出了自己新的心愿。目前,他正在为实现这个愿望准备着。

  现在,提起这个兄弟叶俊华,木一丁是说不完的感谢。他希望,今后也能为弟弟做点什么……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崔导胜]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