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区第二届“大美新疆•大爱故事”讲故事大赛优秀故事选登

把好国门的三代护边员

社会新闻 2017-09-15 20:45:22来源:天山网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喀什地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提孜那甫乡政府 姑丽扎尔汗•艾尼扎尔

    2015年2月11日,对拉齐尼来说,是一个最幸福的日子。这天,参加2015年春节全国军民座谈会的他,作为帕米尔高原塔吉克族一家3代护边员的年青一代,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这不仅是拉齐尼一家三代人的光荣,更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所有塔吉克边民的关怀!

  位于帕米尔高原的红其拉甫,塔吉克语的意思是“血染的通道”。这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空气中的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常年刮着七、八级以上的大风,七月份也会遇到寒风扑面,漫天飞雪。一年中的最低气温达到摄氏零下40度。

  驻守在这里的边防连,巡逻着一条全军陆地路线最长,地势险要,既不能乘车、也不能骑马的边防线。唯一的交通工具是被称作高原之舟的牦牛。

  半个多世纪以来,正是这条边防线,还有高耸入云、银装皓首的慕士塔格峰,见证了巴亚克一家三代人守边护边的感人事迹,见证了他们对祖国的忠诚!

  1949年12月的一天,红其拉甫边防连刚刚成立,就要到位于吾甫浪沟的边防线巡逻。吾甫浪沟是塔吉克语,意思是“死亡之谷”。不仅往返一次需要3个月的时间,一路上还不时会遇到雪崩、滑坡、泥石流,如果遇到风雪,还会迷路。官兵新来乍到,如果没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向导,巡逻队将寸步难行。就在待命出发的巡逻队伍犯难时,塔吉克牧民凯力迪别克自告奋勇,要为连队做义务向导。

  在此后的23年间,凯力迪别克无怨无悔,带着一茬一茬边防官兵,来到红其拉甫边防线上的每一块界碑、跨越边防线上的每一条河流,穿过边防线上的每一道山沟。

  到了1972年,凯力迪别克再也走不动了。他儿子巴亚克毅然接过了父亲手中的向导接力棒,一走就是36个春秋。

  1986年,父亲凯力迪别克因肺水肿去世时,巴亚克还在巡逻途中;1987年前妻难产去世,他不在身边;1994年,母亲临终时,也没见上他一面。

  1999年,巡逻路上遇到了几十年罕见的暴风雪。呼啸的寒风裹着鹅毛般的大雪扑面而来,瞬间埋住了前进的道路。谁也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河、哪里是悬崖。气温顿时也降到零下30多度。大家随时都面临着生命危险。这时,巴亚克挺身而出,先是和战士一起将四散奔逃的牦牛收拢到背风处藏好,保障了战士和牦牛的安全。然而,一阵紧张过后,巴亚克才发现自己的腿被冻得僵硬,像一根木头。战士们都劝他回去治腿。巴亚克坚决不肯,说“腿疼了就给我打止痛针吧!我要坚持到巡逻任务完成。”15天后,巴亚克拖着几乎残疾的腿回到了连队。军医想尽一切办法保住了他的腿。虽然他的腿保住了,但是留下了后遗症,每到雨雪天,腿疼得站都站不起来。

  36载巡边路,巴亚克为了抢救战士的性命,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头上、手上、腿上、肩上都留下了疤痕。

  36个春秋,巴亚克从满头青丝走到鹤发银须。当边防官兵问他有什么要求时,巴亚克只说了“我要入党”4个字。2000年,满头银发的巴亚克,在党旗下庄严地举起了右臂。

  2004年,当了38年义务巡逻向导的巴亚克拉着儿子拉齐尼的手说:“边防官兵日夜巡逻边境线,使祖国的边关得到安宁,牧民可以安居乐业,我给他们带路,只是做了塔吉克族边民应该做的事。现在我走不动了,但是党和政府给了我这么多的荣誉。我要把义务巡逻向导任务交给你,你要继续延续我走的路,为祖国守好边防。”

  从小就对父辈忠诚祖国、义务巡边耳濡目染的拉齐尼接过父亲巴亚克手中的向导接力棒。

  2011年11月,拉齐尼•巴亚克像往常一样,带着官兵们在吾甫浪沟巡逻时,突然天气骤变、猛降大雪,厚度可将牦牛埋没。走在最前面的战士皮涛,从牦牛背上摔了下来,掉进雪洞里。就在冰雪垮塌的危机时刻,拉齐尼•巴亚克高喊着大家都不要动,自己爬到雪洞旁边,脱下衣服、打成绳结,用了将近两个小时,将战士皮涛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战士皮涛得救了,可是拉齐尼•巴亚克却冻得几乎不省人事,经过县医院3个多小时的抢救,才挽回了性命。拉齐尼的冻伤刚愈,又骑着牦牛给巡逻的官兵们带路。

  60多年来,巴亚克一家3代人为祖国边防的安宁,始终巡逻在千里边防线上,成为了一个个不穿军装的边防军人。巴亚克父子被国家民委、民政部、解放军总政治部表彰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全国爱国拥军模范。2015年2月11日,拉齐尼荣幸地参加了2015年春节全国军民座谈会,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巴亚克一家3代人忠诚守边护边的故事带动和激励着一大批塔吉克牧民自觉地投入到守边护边的队伍中。如今,塔什库尔干县已经形成了“家家是哨所、人人是哨兵”的钢铁长城。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林庆霞]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