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颗石榴籽丨我和村里的孩子们

社会新闻 2017-09-20 11:12:50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天山网讯(通讯员赵凡立报道)我驻村的村庄名字为“托喀其买里村”,翻译成汉语为“小圆馕村”,清新浅淡的含义寓意着生活的平实、人们的质朴,而这里的孩子们也带给我阳光般的温暖。明月的清辉,晚霞的斑斓,星辰的闪烁,每天的生活就在这样的斗转星移中度过。

  温暖阳光带给我的感动与感伤

  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村民们都会带上蹒跚学步的孩子,当庄严的国歌响起时,一排排孩子们都会站在最前方仰望国旗,清晨的阳光缓缓流泻,映衬着孩子们萌萌的脸庞,孩子们和父母们庄重的表情让这种爱国情怀萦绕心头,代代传承。

  一次走访中,我看到十岁的女孩在锅灶前揪面片,一边揪一边用锅铲来回轻轻搅动,面对我的镜头,孩子大方得体,告诉我妈妈的手被烫了,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她在做饭。我竖起大拇指赞美她懂事乖巧,她低头微笑作答。说话时,正午的阳光从窗棂外折射,勾勒出孩子的剪影,灵动的睫毛,眼前的一切仿佛镶了一层金边,闪动着熠熠的光芒。

  斑斓的晚霞留下我满满的祝福

  一天值厨完毕的我双手提着垃圾吃力地往前走,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连忙跑过来帮我提一个袋子。她虽然没有维吾尔族女孩特有的浓眉大眼,可不加修饰的单眼皮,不说话也微微翘起的嘴唇一样让人动情。我用维吾尔语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用汉语回答我叫祖尼古丽。我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美羊羊毛绒玩具送给她,小祖尼一把将美羊羊搂在怀里亲吻起来,全身上下写满了兴奋。上双语课的间隙,我走到祖尼古丽旁边看她用铅笔写字,见我在身边,怕写的不好,又执拗地擦去重新写。我鼓励她,“汉字写得很好,你可以当爸爸的小老师了”。

  在一次和小队长的聊天中,知道这个孩子父母离异,跟着爸爸生活。从此,我对她的关注更多了些,在村委会遇见时,会和她聊聊可爱的同桌,严厉的老师,暑假的计划。我还送给她一个日记本,告诉她可以在上面记录下自己开心的小事,也可以写下只属于自己的小秘密,但要把本子放到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日记本上嵌着一只金属的小鹿,真心希望她的童年能像这只小鹿,每天都能邂逅清流的小溪,清新的草地。这一次她没有说谢谢,而是伸出双臂紧紧拥抱着我,好像我倒成了被她臂弯安慰的孩子。晚霞中,我们俩道别,五彩的晚霞映衬着她的身影,单薄矮小,却塞满了我的整个夜晚。好想让时间停留,让晚霞幻化出灿烂的未来,永远闪耀在祖尼古丽的天空。

  明月清风带给我家的感觉

  刚来村里的晚上,“亲戚”苏比努尔姐弟的陪伴让我稀释了想家的思念,我和她们的妈妈同龄,可孩子们总是懂事地叫我“姐姐”,我有时把他们当成我的弟妹,开着自在的玩笑,有时也把他们当成我的孩子,论起理来头头是道。因为孩子们的聪颖活泼,我把苏比努尔称为“小苏苏”。每次小苏苏问我汉语作业时我都有意让她在纸上写下维吾尔语的发音,学习之余,小苏苏化身苏老师教我跳维吾尔族的舞蹈。一次聊起家里的情况,小苏苏告诉我,姐姐,爸爸妈妈经常给我们做好吃的,都特别爱我。这句话让我觉得这是个心灵富有的孩子。有时我随口说起爱吃什么饭,她总会狡黠地闪着眼睛会意一笑,过几天带我到家里吃饭时总会吃到爱吃的饭菜。每晚送小苏苏回家时,已是明月初上,看到身边可爱的孩子们,想到这一轮明月的清辉洒向我的同时也会洒在女儿的身上,从内心感谢小苏苏姐弟带给我的明月清风,让我在离家的日子能够拥有从容的心情,有情的胸襟。

  闪烁的星辰照亮我的心房

  每周的双语课,一走进人头攒动的教室,渴求的眼神,端庄的坐姿,真挚的掌声,会让我白天的疲惫一扫而光。初学汉语的妇女们旁边会有几个孩子给妈妈辅导,桌子不够了,孩子们会踮起脚尖认真听讲,趴在凳子上一笔一划地写字。偶尔还会有小朋友跑来问我“茶叶就是茶的叶子吗”、“茄子这两个字为什么和‘加子’那么像?”上完双语课,屋外已是星光满天,星星在喃喃细语,像孩子们求知的双眸那样明快,夜晚的天空变得很低,像孩子们学习汉语的梦想触手可及。祝愿孩子们的未来也像这星空一样在生命的角落闪烁,有一天能开出最美的花。

  泰戈尔在《孩子的世界》中写道“我愿我能在孩子的自己的世界中心,占一角清净池”。多年以后,村里的孩子们会长大,男孩会像这里的白杨树一样挺拔高远,女孩也会像这里的蒲公英一样轻快美丽,那时的他们大都不记得我,可我希望我能在他们明媚的世界里投射一滴滴小小的清凉,能够记得曾经有一个阿姨和他们分享过甜蜜,保守过秘密,展望过未来。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林庆霞]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