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颗石榴籽|维吾尔族小伙的秦腔缘

社会新闻 2017-09-30 19:11:58来源:天山网原创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天山网讯(通讯员郭宏 王陆斌摄影报道)9月18日,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光明日报社等多家中央媒体走进新疆巴州博湖县,采访报道博湖县国旗下的村规民约系列活动。在该县塔温觉肯乡哈尔恩格村,一名酷爱演唱陕北秦腔的维吾尔族小伙引发了媒体记者的好奇和关注。

  今年37岁的吾拉木江·力提甫,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新疆维吾尔族小伙,但是他却将一口秦腔唱得入木三分。1997年,吾拉木江从巴州农业技术学校园林专业毕业后,到了乡林管站工作,2015年8月被任命为哈尔恩格村第一书记。

  吾拉木江在上学期间就特别喜欢唱歌,流行歌曲唱得非常好,平时嘴里都在哼着歌,和朋友去KTV就是“麦霸”。2014年乡里成立农家戏院,各个村都有,他又开始近距离地接触秦腔,感觉既熟悉又好奇,听了几次虽然听不懂,只看到台上的人吼得脸红脖子粗的,但是台上和台下的人都如痴如醉。他好奇地也想学了,就试着在师父姚炳江的指导下吼了几嗓子。姚炳江说,“还可以,有点那个劲儿。”这姚炳江的一句话,点燃了他的热情。

  姚炳江何许人也?本地村民,74岁,甘肃人,在演唱秦腔方面有一定功力,是村里公认的农家戏院“台柱子”。姚炳江的肯定无疑给了吾拉木江极大的信心。回到家后,吾拉木江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知道秦腔的历史非常悠久,比维吾尔族的《十二木卡姆》的历史还悠久,有五千年历史,他对秦腔更有兴趣了。

  吾拉木江正式向姚炳江拜师学艺。姚炳江说:“要学就得坚持。”

 
    9月18日,博湖县塔温觉肯乡哈尔恩格村农家戏院帕提曼大姐家举行了一堂别开生面的道德讲堂活动,吾拉木江·力提甫表演的秦腔《宝莲灯》选段,引来了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图片由博湖县塔温觉肯乡提供)

  在学习过程中,他发现,这个秦腔看似简单,其实想学好太难了。第一个学的是《三滴血》登山涉水到浦江的片段,他了解了这个选段是唱找妹妹遇到的困难。一开始他根本听不清楚唱的啥,只好把一句一句的歌词进行对比,一个字一个字地练发音、背下来,把整个故事情节了解得清清楚楚,慢慢地把情绪带进去。

  唱只是学秦腔的一部分,边唱还边要做些动作,要学习步伐、手势,甩袖子、转圈、翘手指头、瞪眼睛等,五花八门,什么都要一步一步地学,他经常摇头摇得头晕。摆手、抖手,一个动作要重复练上千次,抖着手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了。他最害怕是穿厚底鞋,练步伐,因为他有小儿麻痹后遗症,脚比较小,但是卖服装的地方没有小号的厚底鞋,都是大号的鞋。他就只好凑合着穿,走路很容易摔倒。他有时一练就是几个小时,脚都麻了,脚脖子扭了好几次。一扭就是一个礼拜走不了路,他就等脚好了再继续练。

  在师父姚炳江无微不至地关怀教导下,吾拉木江刻苦努力训练,终于在2014年库尔勒举行的第一届《天山宏碁杯》秦腔大赛中获得了秦腔学习生涯的第一个奖“最佳人气奖”,并登上了自治区春晚的舞台。

  现在他已经学会了很多选段,特别是《宝莲灯》、《三滴血》里的八个选段最拿手,唱得最好的是《劈山救母》选段。现在唱得吐字清楚、发音准确,最高的腔调也能吼上去了。师傅对他非常认可,说“你真不错,现在比我唱得还好。”他听了心里特别高兴。

  冬天的时候农家戏院天天都有演唱,但是作为村里的第一书记,吾拉木江的工作特别忙,他经常去不了,心里痒得很。

 
吾拉木江·力提甫在唱秦腔。(图片由博湖县塔温觉肯乡提供)

  因为村里有很多甘肃、陕西的村民,会唱秦腔后,他和村民的距离拉近了,老百姓见了他都特别亲切。“可惜每天工作太忙,要不然我特别渴望有专门的时间去学、去练。”吾拉木江说,现在村里的文化活动办得丰富多彩,跳广场舞、唱秦腔、学都塔尔、跳现代舞等,几乎每个村民都能参与进来,村民们都活跃起来了,一些不好的东西就进不到脑子里了。

  为增进与师父姚炳江的感情,吾拉木江与姚炳江结为“民族团结一家亲”的亲戚,只要村里事忙完,他就到姚师傅家学秦腔、聊家常、谈发展。现在,姚炳江大爷不仅是吾拉木江的亲戚,更是村里国旗下的村规民约义务监督员。

  吾拉木江不仅自己学秦腔,他还在学校教了两个维吾尔族学生,一个叫努尔夏提·阿尤甫,一个叫祖力卡尔阿不都·阿依提,把汉语相声翻译成维吾尔语,把维吾尔语小品翻译成汉语,在农家戏院上表演,这两个孩子越学越有兴趣,表演的《败家子》小品非常成功,现在已经成了乡里表演的必选节目。

  塔温觉肯乡党委书记刘宏说,乡亲们的眼界和见识开阔后,文化需求出现了多元化。通过多民族多元化的文化融合,村民们之间关系越来越好,各民族都互相拜年,亲得像一家人一样。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崔导胜]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