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的辫子》为新疆摘得“最美荷花”(图)

2017年11月10日 11:04   来源:新疆经济报

  新疆经济报讯(记者张迎春报道)近日,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评奖活动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举行,来自全国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48个舞蹈作品竞相角逐,由新疆舞蹈家协会选送的新疆军区文工团的女子群舞《长长的辫子》以97.65分的高分,力压群芳,荣获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金奖,为新疆摘得“最美荷花”。

  10月30日,新疆舞蹈家协会秘书长高善君告诉记者,中国舞蹈“荷花奖”评奖活动共举办了十一届,到目前为止,新疆已有4部民族民间舞蹈作品获得过“荷花奖”金奖。前三部是新疆歌舞团的女子群舞《顶碗舞》、阿克苏地区塔里木歌舞团的群舞《刀郎人》、和田地区新玉歌舞团的男子群舞《昆仑之梦》。

  多个“高点”让长长的辫子说话

  在很多舞蹈工作者的心里,中国舞蹈界高手如云,想要摘取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金奖,就和要摘取电影界的“金鸡”“百花”奖一样,竞争相当激烈,因为每一部获奖作品都必须具有高超的艺术水平和丰富的思想内涵。新疆军区文工团编排的女子群舞《长长的辫子》在保留原有民族特色的基础上,以其独特的内涵和立意、具有现代气息的舞蹈语汇,用饱满丰富的情感炫舞出了维吾尔族姑娘生活的幸福与快乐,改变了过去很多人对新疆民族民间舞蹈的认知。

  只见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评奖活动的舞台上,女子群舞《长长的辫子》演员刚一出场,就带给了观众一种神秘感:“我的头发像柳树,我的身段像花朵,我们在盛开的花园里炫舞——”悠扬的歌声中,28名戴着小花帽、身穿艳丽的艾德莱斯绸长裙的维吾尔族姑娘,袅娜多姿地款款走向了舞台。她们浅浅地微笑,楚楚动人,优雅漫步形成了长长列队,营造出一条神秘浩瀚的历史长河,让观众在历史的纵深感中,触摸到了维吾尔族姑娘长辫子文化的古老传承——用草本植物汁液染成并编织成浓黑、粗长的辫子,那是奶奶送给妈妈、妈妈又送给女儿们的一份美丽的礼物,也是维吾尓族女性一个传统的生活习俗。舞台上,演员们一会儿相互轻轻地抚摸美丽的辫子,神情纯朴羞怯,一会儿昂首挺胸,优雅转身,展示她们身后美丽乌黑的长发。而后,她们组成长长的队形,不停地摇动数条又黑又亮的长辫子,那些长辫子像飞流而下的黑色瀑布不停地抖动着,忽而又激情地旋转着,如繁花灿烂绽放在舞台,深深震撼了在场的评委和观众的心。

  接着,她们一转身,“啪”地双膝跪地,低头将长辫子揽在怀里,仿佛手捧一把“热瓦普”,一边弹奏,一边重新高唱起心中最熟悉的老歌:“我的头发好像柳树,我的身段像花朵,我们在盛开的花园里炫舞——”在歌声中,她们边弹“热瓦普”边向前移动着身体,含泪的双眼,满脸的真挚,唱着她们美丽的长辫子,唱着她们心中的幸福和快乐。

  此刻,台上的演员在哭,台下的观众也跟着落泪。当演员们表演完最后一个动作后,全场鸦雀无声。几秒钟的沉寂后,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很多观众不停地赞叹道:“天呐,太美了,这支舞蹈改变了我们过去对新疆民族民间舞蹈的看法。”

  同等身高的演员,同等长度的辫子,这个节目从开始到结束,演员们表演的每一个舞段、每个动作,甚至每一个人的表情和眼神,几乎整齐如一,分秒不差,令人惊叹不已。那种集民族特色、思想情感和人物形象等多种元素的唯美,由内向外散发出来,将维吾尔族女性因长长辫子带来的独特的文化之美,推向了极致。

  这支民族舞蹈的背后,凝结了新疆军区文工团主创们的创新思路。

  “在这支舞蹈中,我们不再仅仅展示长辫子的美丽,而是在创作中,将其立意上升到了民族文化传承的高度,去挖掘维吾尔族姑娘长辫子的文化传承以及带给当代维吾尔族女性的自信、高贵与美丽,表达出她们是一个充满幸福与快乐的民族,是一个充满阳光气息的民族。”《长长的辫子》编导之一、新疆军区文工团编导木巴拉克对记者说。

  一部舞蹈作品有了好的立意,还需要编导的专业技法形成具体可感的舞蹈形象,这样才能提升一部舞蹈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而新疆军区文工团编导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和思路创编这支民族舞蹈的。

  艾德莱斯绸长裙、长辫子、花帽是维吾尔族女性日常生活最典型的服饰特征,绕腕、动脖等是她们经典的民族民间舞蹈动作,这支舞蹈在保持原有民族风格的基础上,随着情感表达的层次递进,用新颖的舞蹈语汇和舞台调度精心刻画人物形象,使其舞蹈语汇达到情感化、逻辑化、人物化。按木巴拉克的说法,就是不断地寻找到一个个舞蹈语汇的“高点”,让长长的辫子“说话”,让演员们以饱满的情感深化出作品的主题思想,提高舞蹈的可视性。比如,抖辫子、旋转辫子、辫子变成了“热瓦普”,还有演员们弹着“热瓦普”边跪边唱等舞蹈语汇形成了一个个“高点”,大大提升了这支民族舞蹈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

  在本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评奖现场,评委、北京舞蹈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潘志涛看了很多部舞蹈参赛作品后说,如果没有掌握民族民间舞蹈的灵魂,就将现代舞等各种舞蹈元素拿来随意组合的话,那么,就会让舞蹈动作与动作之间缺乏联系,音乐与音乐之间也缺乏联系,只是图一时的新鲜痛快,这是没有根基的创新。我看了女子群舞《长长的辫子》后,认为这个作品具有学术价值,完全可以列为目前舞蹈教学的教材。

  参赛期间,组委会还召开了专家研讨会,现场70%的专家对这个作品给予了较高的评价:女子群舞《长长的辫子》对人们审美情趣的表达是最准确,也是最精彩的,它弘扬了民族文化,对民族民间舞蹈的当代呈现做到了教学上的参考,同时对民族形象、情感的准确刻画,特别是用抖辫子、弹琴等丰富的舞蹈语汇,升华了这个舞蹈作品的立意。正如本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评委、吉林省歌舞剧院歌舞团原团长王晓燕评价说:女子群舞《长长的辫子》是这个时代的舞蹈经典。

  精心打磨艺术精品

  一部优秀艺术精品的形成,必须经过人们千锤百炼、反复打磨,女子群舞《长长的辫子》也一样,经过了新疆军区文工团主创人员反复调整和不厌其烦的打磨,才绽放出最美“荷花”的姿容。

  记者了解到,女子群舞《长长的辫子》的雏形是来自于该团编导木巴拉克自编自演的独舞《我的长发》,这部作品在2003年新疆舞蹈大赛中,曾获得过创作一等奖、音乐一等奖、表演一等奖以及“天山文艺奖”等诸多奖项。后来,新疆军区文工团的主创人员认为这个节目的挖掘性很强,给它赋予了新的思想内涵。

  2016年,这支舞蹈作品经过反复修改后,参加了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从音乐到舞蹈语汇再到思想内涵和情感表达,均有了颠覆性变化,才有了现在的这一版。

  “要想打造一部艺术精品,一定要站得高,放眼全国乃至世界最前沿,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和视野,积极吸收各种营养,然后融入自己的思想才行。为了这个舞蹈作品,我们团成立了一支七八个人的创作团队,对这个舞蹈作品进行了全面的编排。除了木巴拉克和李维维两位编导以外,我们还邀请了全军全国舞蹈界的名家高手对这部作品提出意见和建议,并积极采纳,再进行反复研究和论证,形成了最终的版本。”新疆军区文工团政委李剑峰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说,“那段日子,我们经常召开关于这部作品的创作讨论会,会议一开就是好几个小时,有时甚至到凌晨两三点,大家还在进行思想上的相互启发、沟通和碰撞,我们就是用这种团队精神进行集体攻关,打造文艺精品。”

  “我给编导说,舞台艺术需要制造出一个个的‘高点’,用什么样的舞蹈语汇表现这些‘高点’?那段时间,木巴拉克和李维维两位舞蹈编导以及作曲艾尼·赛来都像是‘魔怔’了,他们仨天天‘泡’在一起,几乎不分昼夜地一个一个细节进行磨合。”李剑峰说。

  “舞蹈中的音乐必须为作品的思想情感服务。那段时间,我每天想的都是这部作品的音乐,比如昨晚刚挖空心思、熬夜创编出来的,第二天又被推翻了,然后再一段一段地反复修改,一直修改到与这部作品的思想非常贴切,舞蹈编导和演员们都满意为止。这个过程太漫长太痛苦了。这些年,我虽然也创作了不少的舞台音乐作品,但从没有像打磨这部作品那样备受折磨,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后,我们的创作理念、思路包括专业技法都比过去有了很大的锻炼和提高。其实打造精品的过程,就是自我提高的过程。”艾尼·赛来感慨地对记者说。经过反复打磨,《长长的辫子》的舞台音乐与之前的版本相比较也有了新的创新点,其音乐在保持维吾尔族传统音乐风格的基础上,增加了管弦乐的配器,使舞蹈作品的音乐旋律和节奏更加恢宏大气,富有张力。在音乐节奏上,不再像以前的版本那样均匀平缓,整个音乐完全是为这支舞蹈的主题内容和思想情感服务的,随着人物的情感起伏变化,让整个音乐更加饱满丰富,有感染力。

  那段日子里,木巴拉克和李维维两位舞蹈编导经常“泡”在一起脸不洗、头不梳的“死磕”这部舞蹈作品的细节:长辫子能表达什么,还能表达什么?木巴拉克清楚地记得,她每天戴着用纱巾缠绕起来的辫子形状的假发,将它长长地拖在身后,在楼上楼下来回走动,亲身感受人物的情境。有一天,她顺手把脑后的“长辫子”放到身前,突然一拍桌子说:“这个辫子,我们能不能把它当成热瓦普的琴弦?”“当时,我一下子不吭声了,觉得这支舞蹈,它成了。”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李维维接过话茬说。“我俩在进行创作时,她不是木巴拉克,我也不是李维维,我们是共同拥有一条维吾尔族长长辫子的幸福女人,但如何用辫子去表现她们的幸福感,这是我们创作的一个难点。同时,我们俩之间的思想和情感不能游离,一旦游离,就会把握不好。”李维维还说。

  虽然彼此族别不同,但她俩因为共同的艺术追求,在创编这个舞蹈作品过程中更加惺惺相惜,最终,以其独特的创编手法和丰富的情感共同创编出了这个完美的舞蹈作品。“在主创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这支舞蹈较之以前的版本也有了创新点,在保持民族舞蹈原有风格的同时,大胆地运用新颖的舞蹈语汇和形式进行表达,突破了人们以往对民族舞蹈的惯性思维,制造出了一个个舞蹈语汇的‘高点’:它不像以往仅用几支舞蹈进行随意组合或混搭,而是用新的舞蹈技法来表达人物的思想,这个思想情感的逻辑层次是有递进关系的,较从前的《长长的辫子》几个版本表象性的表达,有了独特的思想内涵和具象性。其手法与形式都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最后,它所呈现出来的饱满及丰富的情感,让在场的专家和观众为之激动和震撼,专家们一致认为,这支舞蹈对新疆民族舞蹈的创新性表达有了方向性的指导意义。”木巴拉克说。

  “参加本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评奖活动之前,我们的排练时间只有15天,这15天里,我们高标准、严要求进行苦练,就是追求每个动作、每个细节达到极致的统一和完美。”李剑峰说。

  “比如演员们在做下腰动作时,为了达到绝对的整齐划一,编导们用一根绳子为她们量高度;因演员们的个头高低不一,团里还给她们做了鞋跟高度不同的鞋子,让大家的身高变成一样,包括为了固定花帽用的黑卡子都染成了和花帽同样的金色。”李剑峰说,那段时间,演员每天从早上9点半开始排练,一直到凌晨一两点,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细细推敲,比如下腰、长发抖动、旋转等动作,一直练习到整齐得不差分毫才行。那些日子,有些演员累得哭了,腰痛得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让其他演员帮助做一些简单的按摩,继续坚持排练,没有一个人掉队。最后,大家都是怀着满满的信心去参赛的。

  记者了解到,新疆军区文工团目前正面临全军体制改革,按人们的惯性思维,可能不会有精力参加这种全国重大舞蹈赛事了,但这个团依然保持和发扬军队的优良传统,思想不松懈,工作不懈怠,出色地完成好每一项工作任务。8月,这个团刚刚圆满完成一项重要的国际军事竞赛演出任务后,返回乌鲁木齐市,只休息了一天,便全力以赴地投入到这个舞蹈作品的排练中。他们没有将排练这个舞蹈作品看成是哪个人的事,而是当成全团的大事,团领导和演职人员全力以赴,凝神聚力,高度专注,以部队文艺工作者坚强的意志品质、勇于吃苦的精神以及精益求精的过硬作风,再次出色完成了排练任务并获得了本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最高奖金奖,不愧是部队多年培养和锤炼出来的文艺战士。 女子群舞《长长的辫子》的成功经验启示我们,艺术一定要追求极致,才能打造出精品。同时,每一部精品靠个人力量是微薄的,靠团队精神和集体作战才会取得最大的成功。

[责任编辑:罗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