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系安全带 在驾校练车受伤自行担责三成

2018年01月22日 18:00   来源:新疆法制报

  新疆法制报讯(记者程佳佳 通讯员叶斯木汉报道)耿洋(化名)在练车时受伤,而驾校、练车场地和事故车辆所投保的保险公司都称自己无责。那么,谁该为耿洋的伤情买单?

  耿洋是乌鲁木齐某驾校学员,2017年4月4日,她和几位学员在教练的带领下,租用了新疆某驾驶员培训公司的车辆和场地练车。耿洋和刘立(化名)几人一车,依次练习。

  轮到刘立练习时,他因操作不当,驾车撞到了围墙,导致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耿洋牙齿脱位。事故发生时,耿洋未系安全带。事后,耿洋检查、治疗共花费16038.78元。

  车没练好还受了伤花了钱,耿洋越想越气。她找驾校索赔,驾校称:“你坐的那辆车及场地都是新疆某驾驶员培训公司的,跟我们没关系。”

  新疆某驾驶员培训公司则表示,虽然事故车辆和练习场地都是该公司的,但耿洋是乌鲁木齐某驾校学员,应该由驾校承担赔偿责任。

  多次协商未果后,2017年7月12日,耿洋一纸诉状将乌鲁木齐某驾校、新疆某驾驶员培训公司及事故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一并起诉至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法院,要求三被告赔偿其医疗费16038.78元、误工费3600元、交通费500元。

  庭审时,保险公司辩称:“事故车辆只投保了交强险,而耿洋是车上人员,不在赔偿范围。”

  法院经审理查明,医院向耿洋开具了全休20日的诊断书。

  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接受机动车驾驶培训的人员,在培训活动中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驾驶培训单位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本案中,乌鲁木齐某驾校的教练员将耿洋等学员带到新疆某驾驶员培训公司练车场地后,未尽到排除交通险情的义务,致使学员独立驾驶培训车辆发生事故,造成耿洋身体受伤,教练员存在过错。因教练员培训学员系职务行为,其过错造成的后果,应由驾校承担。新疆某驾驶员培训公司向学员提供培训场地和车辆,但没有指派专业培训人员指导培训,也有过错,应与乌鲁木齐某驾校共同承担责任。

  “耿洋作为接受机动车驾驶培训的学员,应当知道其他学员独立驾驶培训车辆的危险性,但其坐到应由专业培训人员坐的副驾驶位置,且未系安全带,她也应承担一定责任。”主审法官介绍,虽然事故车辆投保了交强险,但耿洋是本车人员,不属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的主体,不予支持。

  最终,结合各方过错程度,法院确定由乌鲁木齐某驾校和新疆某驾驶员培训公司共同担责七成,耿洋自行担责三成。

  今年1月3日,法院判决乌鲁木齐某驾校和新疆某驾驶员培训公司赔偿耿洋医疗费11227.15元、误工费2478.96元、交通费30元。两被告对该笔费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责任编辑:翟文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