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几千公里的团圆,是春节里最美好的故事

2018年02月26日 11:56   来源:最后一公里

  回家过年

  厮守十年,儿女双全,全家一起还乡团圆,这是春节里最美好的故事。

  2月24日,吕财东和妻子布威再乃普·买买提图拉和孩子们带着沉甸甸的特产踏上从新疆皮山县返回四川广元市的旅途。“爸爸妈妈给我们装了好多自己种的核桃、红枣,还去巴扎(集市)上买了好多玛仁糖,让我们带回去给亲戚们吃。”吕财东笑着说。

  这个春节,吕财东和布威再乃普一家带着思念和祝福,回到了阔别十年的家乡。成都——乌鲁木齐——皮山——木乃克买里村,跨越几千公里,一家人团聚了。

  《最后一公里》(ID:MqMsMx)记者孟根傲德 通讯员谢国宏摄影报道

吕财东(左一)、布威再乃普(右一)一家和外婆(中)的合影。

  欢喜过大年

  吕财东和妻子布威再乃普结婚十二年了,十二年里两个人相濡以沫,养育了3个孩子,一家人过得很是幸福。今年春节,夫妇二人准备好了年货回到木乃克买里村过了一个团圆年。“之前孩子还小,过年出门不方便,这两年孩子大了,就想一家人回来看看老人,拜个年。”吕财东说。到家后,吕财东和布威再乃普一起去巴扎上买了一只羊,准备把兄弟姐妹们都请来一起热闹热闹。

  2月15日大年三十,参加完村里的团拜会后,布威再乃普家好不热闹,吕财东和布威再乃普带着三个孩子,布威再乃普的爸爸妈妈、布威再乃普的哥哥姐姐和孩子们,一大家子在一起聊着笑着,感叹时光飞逝,更欣喜身边的变化。

  “这次回来,我看到村里变了很多,差点没找到自己家。”布威再乃普笑着说,道路笔直、路灯明亮、安居富民房宽敞明亮,“这变化真让我高兴!”布威再乃普说。“就是,和我们当年离开的时候比变化真大,咱爸爸妈妈住的这个房子也漂亮得很,院子也大。”吕财东附和说。

  “你们看到的这些还不够,咱村里的变化多着呢,到时候带你们去村委会的文化大舞台看看节目去,热闹呢”“就是,除了这些我们还参与了村里的合作社、稿庭院经济、养驴养牛养鸽子,好好努力,这边也能致富呢”“这几年村里还来了第一书记和工作队,带着大家一起干,日子越来越好,昨天来家里送春联的就是自治区党委宣传部派来的第一书记”......听完二人的话,亲戚们等不及七嘴八舌地讲起了村里的变化。

  有缘千里来相会

  说起吕财东和妻子布威再乃普的缘分,还得说说吕财东来新疆的故事。1990年,吕财东从四川来到新疆打工,自此,他和新疆的缘分开始了。

  “刚来的时候肯定有些不适应,但后来就习惯了,也喜欢上了新疆人的豪爽热情,也特别喜欢吃拉条子、抓饭和烤肉,我觉得新疆很适合我。”说起刚到新疆时的情景,吕财东打开了话匣子。也是在泽普石油基地砖厂打工的时候,他认识了布威再乃普。“长得漂亮,人还特别好。”当记者问起他喜欢妻子什么,吕财东有些羞涩地说。

  为了获取姑娘的芳心,吕财东展开追求。给布威再乃普买吃的,没事就去帮她干活,“我就想办法对她好。”吕财东说得有些不经意,却也能让人感受到一丝骄傲的小情绪。这样坚持了一个月,布威再乃普被感动了,两个年轻人走在了一起。

  “他老实、勤奋、对我好。”布威再乃普对吕财东的评价也简单,但朴素的语言背后是深深的爱。热恋半年后,吕财东向布威再乃普求婚。两人的感情也感动了所有人,有情人终成眷属。

  2006年,他们结婚了。婚后,两人又回到四川广元开始生活。吕财东开始在装修行业工作,布威再乃普负责记账和联络,夫妻二人琴瑟和谐,过得很幸福。今年,两人带着孩子们专程回来看父母,吕财东还给岳父岳母准备好了红包,“想来想去,还是红包最实在!”吕财东笑着说。

  新年新气象

  “现在的政策可好了,你们别回去啦,留在这里吧。”聊天中,布威再乃普的妈妈总会玩笑着让他们留下来。“我听说了,村里有幼儿园,孩子去吃饭上学都不要钱;现在还有免费体检,每年都能检查;还有各种惠民政策,这几天听到了好多......”吕财东说。

  在村里的这些天,吕财东和布威再乃普也感受到了村里的新气象。“孩子们都不想走了,都说想留在这。”布威再乃普说。这天,恰逢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驻村工作队来入户走访,更是宣传了好多新的惠民政策,一些话听得吕财东也有些心痒痒,“以后会考虑带孩子们回来发展。”吕财东说。

  在家中度过的这些日子,让布威再乃普想起了很多以前的时光,也更感叹新变化的美好。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到了离开的日子,纵有万般不舍,吕财东和布威再乃普带着家人的关心和爱踏上了归途。

  记者手记:

  在采访中,吕财东一直在笑,特别是说起和妻子相识相遇相知的时光,还有些羞涩。“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肯定还选她。”吕财东说,“这么好的老婆上哪找!”

  美好的感情都是相通的。这一家人现在过得很幸福,也很满足,而这样普通而平凡的幸福,是最弥足珍贵的。这个春节,在南疆的这个小村落里,一家人团圆了,而这,也是对春节最有意义的诠释。

[责任编辑:崔导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