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援疆干部王立中:在沙漠里播洒绿色希望

2018年04月17日 10:33   来源:新疆经济报

  新疆经济报(记者张治立报道)王立中的微信头像,是非洲沙漠里生活的一名小孩,扛着一簇绿色枝叶。小孩身上的尘土,与绿叶的生机形成鲜明对比。

  这样的微信头像,再加上“沙漠四翅滨藜”的昵称,还有一组组在沙漠里的劳动图片,让人忘记他援疆干部的身份。认识他的人,都会将“王立中”这个名字,与四翅滨藜紧紧连在一起。

  “我今年育了10万株四翅滨藜苗,只要贫困户愿意尝试种植,我就送苗、送技术。”4月8日,王立中向记者豪迈地说起这句话时,他在和田国家农业科技园先导区培育的四翅滨藜幼苗,一部分已经移栽到了贫困户的庭院里,村庄外的盐碱滩上,产业园的篱笆墙下……

  3月12日,植树节,在和田国家农业科技园先导区沙漠里种下第一株饲料灌木四翅滨藜,以废旧轮胎圈起来,以示纪念。

  3月19日,在洛浦县恰尔巴格乡艾让巴格村贫困户买买提 · 尼亚孜家的庭院里,见缝插针种植四翅滨藜300株。

  3月23日,在和田市拉斯奎镇的贫困村其盖布隆村,“访惠聚”驻村工作队干部和村民一起种植四翅滨藜。

  ……

  王立中在微信朋友圈里,记录下了一次次移栽四翅滨藜幼苗的场景。他的世界里,灰黄的沙土地载满希望,沙漠边缘的农家小院饱含生机,因为,他已经在沙漠里试种成功了被农民们称为“神奇植物”的四翅滨藜。

  在和田县英阿瓦提乡巴什加格勒克村村民吾斯曼 · 喀迪尔眼里,四翅滨藜的神奇之处在于能在环境恶劣的沙漠里生长,能当牛羊的饲草。这两个效果是所有农民梦寐以求的:沙漠绿了,家园就变美了,可以安心扎下根来生活;饲草问题解决了,就可以发展养殖脱贫致富了。

  吾斯曼 · 喀迪尔到和田县沙漠腹地的四翅滨藜引种试验基地看过,这种茂盛的饲草居然长到了一人多高。他听王立中的同事说,墨玉县的盐碱地里也试种了一大片四翅滨藜。盐碱地,那可是寸草不生,不要说搞种植了,连盖房子都能把地基腐蚀坏。

  然而,为了让沙漠边缘的贫困户有饲草发展养殖,王立中和北京市援疆指挥部努力了多年。

  2010年9月,王立中作为北京市第七批对口援疆人才来到和田时,负责项目工程建设。次年,他在洛浦县一个农业观光园里发现,一位援友种了一小片耐干旱、耐盐碱的饲草,名为四翅滨藜。这位援友对他说,四翅滨藜在沙漠里也可以种植。援友很快援疆期满回到了北京,而王立中的心里,仿佛播撒了四翅滨藜的种子。

  2013年年底,王立中向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申请了在沙漠里试种四翅滨藜的项目,这是我国从美国引进四翅滨藜种植后,首次在沙漠里尝试种植。2014年春,王立中在和田县伊斯拉木阿瓦提乡的沙漠里、墨玉县喀瓦克乡的盐碱地里各种植了上千亩四翅滨藜。

  由于各种原因,这个项目开展得并不顺利,当然也没有得到推广。援疆期满回到北京的王立中没有放弃,他凭借个人力量一直在坚持实现这个梦想。

  王立中四处向朋友、同学借钱,先后投资20余万元在喀瓦克乡沙漠边缘建简易的四翅滨藜加工厂,并买来一大群羊尝试饲养。

  2016年5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深入和田地区调研脱贫攻坚时,参与陪同的王立中详细介绍了四翅滨藜作为饲草在生态扶贫中发挥的应有作用:这种饲草种植成本低,最重要的是不与农业争水争地。在沙漠里种植一亩四翅滨藜,一季只需50立方米水,相当于一亩红枣用水量的十分之一。而一亩四翅滨藜,可以养大七八只羊。

  制约和田地区经济发展最突出的问题是缺水,制约当地养殖业发展最突出的问题是缺草,沙漠里长出饲草,农民发展养殖的问题解决了,而且实现了在家门口就地就业。

[责任编辑:张赏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