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年】献礼改革开放四十年:诗意呈现变迁画卷

《远去的牧歌》主创谈拍摄经历

2018年09月13日 21:07   来源:天山网原创

《远去的牧歌》剧照。

  天山网讯(记者王娜报道)在暴风雪肆虐的山区牧道上,转场的队伍艰难前行,马背上的孕妇突然临盆,牧民们用三匹骆驼围成产房,迎接新生命的到来……惊心动魄、简单直白的开篇,让观众的手心里捏了一把汗,勾起大家往下观看的兴趣。

  9月11日,影片《远去的牧歌》在北京首映。

  影片《远去的牧歌》以哈萨克族牧民四季游牧转场为结构线索,时间跨度将近40年,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冬季写起,通过胡玛尔和哈迪夏两个牧民人家,演绎草原上轮回迁徙的生活,以及存在于这种生活方式下的生产生活变迁、情感心路历程。

《远去的牧歌》剧照。

  历时3年,演一曲散文诗的牧歌

  《远去的牧歌》总制片人、编剧,天山电影制片厂厂长高黄刚介绍,该片是天山电影制片厂向改革开放四十年献礼的重点影片,讲述的是新疆哈萨克族牧民四季转场的故事。

  影片从策划立项到拍摄完成,前后历时近3年,摄制组在狂风大雪中翻越达坂、爬冰卧雪、风餐露宿,捕捉牧民战胜暴风雪后顶天立地的瞬间。在烈日炎炎下穿越峡谷、趟过河流,深入草原腹地,向观众展现最美的雪山松林、高山草场,以及夏季牧场的生动景象、漫漫迁徙路上牧民们的悲欢离合与草原文明进程。

  影片编剧、导演周军说,经过深思熟虑,主创团队确定了全片“散文诗意化”的叙事风格。主创人员带着“草原文明”“游牧文化”“转场迁徙”“人类与自然”“生态与环境”等一系列命题,数次深入牧区一线采访且查阅大量资料后,对牧民的生活现状、未来发展,有了深切的感受认知。

  “人们往往以为,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图景是:蓝天白云、绿草如茵、牛羊成群、大块吃肉……事实上,只有夏季的一两个月里,牧民才能短暂拥有这样的美好时光。”周军说。

  在草原上风里雨里过日子,实际上并没那么惬意和浪漫。为了给牛羊提供优质牧草,牧民们要在春夏秋冬四季交替时转移牧场——携带全部家当,赶着成千上万的牲畜,浩浩荡荡,奔赴下一个牧场,历时半个多月。

  对于转场之路的艰辛,《远去的牧歌》的演员在拍摄过程中深有体会。

  在影片中扮演女主角阿迪夏的演员马尔江·巴依吐肯说,在转场途中,阿迪夏的丈夫丧生暴风雪,而马尔江也在拍摄一个转场的戏份时,从马背上摔下来被一块凸出的岩石撞成腰部骨折。

  这只是转场艰辛的九牛一毛。包括阿迪夏在内,《远去的牧歌》中所有角色都有原型,所有故事也都真实发生过。因为参演这部影片,演员们得以亲身经历转场,才知道草原游牧生活的不易。

  “每个人的生命都面临着来自大自然的威胁,不分季节和地点。”马尔江说。

《远去的牧歌》海报

  跨越几千里,绘就一幅变迁画卷

  艰苦并非牧民生活的全部。影片拍到最后,看到牧民们当前的现实生活,马尔江和其他演职人员们又再一次刷新了认知。

  摄制组到一个牧民定居点取景,那里家家户户住着宽敞明亮的二层小楼,每家都有100多平方米的养殖区,定居点有商店、学校、医院,生活非常便利。人们在自家院子里抬头就能看到青山,想去草场,有平坦宽阔的柏油路可以走,再也不用走羊肠小道了。

  “拍完这场戏我明白了,我们为什么要实施定居兴牧工程,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牧民选择定居。”马尔江说,定居让牧民告别循环往复的迁徙,告别危险和困苦,过上了安全、现代的幸福生活,这是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

  改革开放四十年,新疆哈萨克族牧民的生活发生着巨变。

  反映在影片《远去的牧歌》中,嗅觉灵敏的牧民羊皮别克率先转产,经营特色农产品、牧家乐旅游;一批批牧民积极投身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定居兴牧等工程,告别转场的艰辛,过上住有所居、居有所安的生活。

  周军介绍,面对改革开放四十年这样一个重大主题,影片没有直白地说出“改革开放”这四个字,而是采取散点式叙事方法,让重点人物的命运在几个片段中一 一呈现。

  事实上,影片中不断闪现的“走”和“搬”就是该影片的主题具象,将哈萨克族的民俗风情、情感世界、人性光辉、精神风采连缀起来,艺术化地歌颂改革开放。

  “‘走’,象征着牧民们经历漫长的历史走到美好的今天,还将从今天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搬’,意味着改变,在将毡房不停地拆解和重新构建中,牧民们获得了新的生命力。”周军说。

[责任编辑:郭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