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翻译出诊的援疆医生

2018年10月19日 10:54   来源:广州日报

何强成带着徒弟言传身教。

5名东莞援疆医生。(从左至右邓霭辉、邓镇威、许衍硕、何强成、张志强)

  前天,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医院内,张志强为一例险些漏诊的肱骨内上髁骨折的小女孩做了手术。这名从东莞市儿童医院跨越近6000公里到第三师医院支援的骨科医生很开心自己“或许挽救了一个女孩的未来”。

  而同一天晚上11点10分,刚准备洗澡的邓镇威接到了电话,他匆匆忙忙地赶去医院,需马上为一个患者进行手术。邓镇威是东莞市人民医院普外科的医生,援疆到第三师医院后,他最大的愿望是能学点维吾尔语,这样诊疗会更便利。

  55岁的何强成可不敢有这样的奢望。目前在第三师医院工作的5名东莞医生中,何强成年龄最大,他是东莞市中医院治未病科副主任,他称:“这么大年纪了,再不来援疆今后肯定没机会了,而现在带着翻译看病也不错”。

  55岁援疆医生:“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第三师医院位于喀什市中心,是集医疗、教学、科研为一体的综合性二级甲等医院。今年8月底,根据中央、省、市的安排,东莞市第三人民医院许衍硕、东莞市中医院何强成、东莞市儿童医院张志强、东莞市第五人民医院邓霭辉、东莞市人民医院邓镇威5名医生飞赴喀什,开始了为期一年半的援疆行动。

  邓霭辉说,早在两三年前他就报名援疆,想趁着年轻多去做点事,但之前几批都没有他。7月的一天,东莞市第五人民医院院长郭炯光突然打电话给他,问他是否还想去援疆?爱人可否同意?“我马上答应了,因为之前报名时我爱人就很支持。”邓霭辉说。

  相反,何强成一口答应医院领导“我愿意去援疆”时,事前可没跟妻子商量过。在大岭山中学教高中语文的妻子为此生了他一周的气。但何强成打定了主意,“超过55岁就不能援疆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带着翻译出诊,待遇很“高”

  46岁的许衍硕是5名东莞援疆医生的队长,在第三师医院他不但要兼顾行政上的事务,为医院的科室建设、人才培养等想方设法,同时也要出诊。他告诉记者,与在东莞相比,第三师医院的患者相对较少,但心理压力很大。“5名援疆医生除了门诊、手术外,还各自收了徒弟,每天言传身教把自己的经验、技术传给第三师医院的医生。”许衍硕说,5名医生在医院都挑起了“大梁”,第三师医院的医疗实力也有了提升。

  许衍硕坦言,援疆工作中,5人感觉最大的压力就是语言不通。因为很多来就诊的患者是维吾尔族、塔吉克族等少数民族,如果是年轻患者,或多或少地会讲一些汉语,但如果是上了年纪的,他们根本听不懂医生在说什么。

  “所以我们出门诊时都带着翻译,待遇很‘高’。”邓霭辉说,医院妇科有一个维吾尔族女医生,成了他的助手。而邓镇威诊疗时,翻译有时是医生,有时是护士,有时是护工,“谁有空就谁来做翻译”。

  思念:到喀什前半个月“心里空空的”

  喀什和广东有两个多小时的时差,上班时间为上午10点到14点,下午15:30到19:30,这让刚到喀什的5名医生有点适应不过来。不过,慢慢地他们也融入了喀什,习惯了这样的节奏。记者看到,他们在医院大院内的宿舍虽然有些简陋,但面积较大,每人两房一厅,还有个小书房。

  带着妻子的埋怨,何强成到喀什的前半个月“心里空空的”。加上喀什蔬菜少,深谙中医养生之道的何强成很苦恼。“我不是很喜欢吃肉。”他说,别人吃着美味的羊肉串对他没有什么吸引力。但菜市场蔬菜品种少,饮食不习惯,让这个从没离开过广东出过远门的专家头大了。

  张志强倒是没有饮食上的不适,他的老家在山东,平时米饭、面条都可以。下班后,5个医生就经常一起煮饭,或者一起出去吃。

  常和孩子视频 思念很揪心

  许衍硕、张志强、邓霭辉都有两个孩子,其中二孩都才两岁。前几天,张志强两岁的儿子和一个亲戚同龄的孩子打闹,磕破了头皮,可把他心疼坏了。

  邓镇威今年30岁,是5名东莞援疆医生中年龄最小的,他的孩子才10个月。“来到喀什半个月后,孩子都不认识我了,这让我很难受。”邓镇威说,这之后,他一有空就跟孩子视频,“我在这头看着他玩,他在那头可以看看爸爸……”邓镇威说,有时候想到没在孩子身边陪伴他,晚上睡觉时都会忍不住落泪。

  何强成不担心孩子,可26岁自主创业的儿子却放心不下他这个老爸。今年10月3日,儿子和妈妈坐了七八个小时飞机到了喀什看他。“原本空空的心终于踏实了。妻子也不生我的气了,还嘱咐我照顾好自己。”何强成说,现在全家人都支持他,让他没有任何心理压力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汪万里)

[责任编辑:赵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