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团结一家亲】人生大舞台 多面角色多精彩

2018年11月05日 18:00   来源:天山网原创

于田县财政局干部梁莹。

  天山网于田讯(实习记者严蓁翎 记者王玮摄影报道)“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11月1日晚,忙碌一天的梁莹和丈夫在家里给儿子王嘉豪过生日。

  平时工作忙,一家人难得聚全。对于和田地区于田县财政局干部梁莹而言,孩子的这个生日意义特别:一起给王嘉豪过生日的人,还有她的另外一个“儿子”麦麦提 · 吾加卜拉。

  看着两个孩子,梁莹的眼中散发着母性的怜爱,全然没有白天工作的疲惫之色——此时她只有一个“母亲”的身份,眼前这两个孩子的母亲。

  9年前,随丈夫从老家陕西省来到于田县,寻常巷陌里的每次拾级敲门,每次嘘寒问暖,梁莹或变作母亲,或变作姐妹,或变作女儿……角色在时光和场景里不断切换。

  “妈妈,我爱你”

  2017年10月,梁莹和于田县斯也克乡科克买提村村民吾加卜拉 · 肉孜结成亲戚。吾加卜拉 · 肉孜和妻子平时忙于打工,最小的孩子麦麦提经常照顾不过来。

  第一次见到麦麦提,在梁莹的眼中他是个羞涩和内向的小家伙,怯生生的。梁莹每星期都会去看麦麦提,给他做饭、洗衣服,教他背古诗、唱歌、画画。

  为了让麦麦提活泼起来,梁莹经常让王嘉豪和麦麦提一起玩,两个同龄的孩子很快就成了好伙伴。每逢周末,梁莹就会把麦麦提接到家中,让他和王嘉豪同吃同住同学习。梁莹的丈夫休假回家时,还会带俩孩子一块出去游泳、抓鱼。

  2018年春季开学,麦麦提的哥哥们要回寄宿制学校上学,没办法照顾这个弟弟了。考虑到吾加卜拉在外打工太忙,经常没时间照顾孩子,梁莹就把麦麦提接到家中长住,让他和王嘉豪上同一所学校。

  6月的一个下午,梁莹忽然接到麦麦提的老师发来的一段视频,视频里,麦麦提站在舞台中央,用稚嫩的声音说:“小梁阿姨我可不可以和王嘉豪一样叫你妈妈?妈妈,我爱你!”

  这是麦麦提在和田市参加一场比赛的复赛表演,当时他登台演讲了《我和我的小梁妈妈》,坐在观众席上的老师感动之余录下一段珍贵的视频。

  看到视频的梁莹也感动万分,泪水夺眶而出。下班后,梁莹把麦麦提接回家,紧紧抱着他说:“你就是我的孩子,我也爱你!”

  “姐姐,谢谢你”

  25岁的热依兰木汗 · 阿布杜力木是梁莹2018年3月结下的亲戚。结亲7个月来,热依兰木汗从没文化、没手艺、没收入的普通家庭妇女,变成一名给斯也克乡各村妇女教授缝纫技术的讲师。

  热依兰木汗的丈夫外出务工,她带着3岁的女儿和生病的婆婆生活在一起,家里有9亩地。从前,除了和婆婆一起种点粮食补贴家用外,就只能靠丈夫寄回来的钱过活。

  了解情况后,梁莹就鼓励热依兰木汗出去打零工挣钱,让家里的生活好过些。热依兰木汗虽也有这个想法,但苦于没什么文化和手艺,不知道做什么,更棘手的是婆婆不同意她出去打工。

  热依兰木汗对梁莹说:“姐姐,你能不能劝劝我婆婆,再帮我介绍一份工作,我真的很想多挣点钱。”

  梁莹来到热依兰木汗家,在和热依兰木汗的婆婆交谈中得知,老人家不愿意儿媳妇出去打零工是害怕生病的自己和年幼的孩子没人照顾。

  得知婆婆的顾虑,热依兰木汗向老人承诺,每天会做好饭、干完农活再出去打工,晚上也会尽量早点回家。梁莹也安慰热依兰木汗的婆婆:“我只要有时间,也会来照顾你们的。”

  排除了家庭的阻力,梁莹介绍热依兰木汗去一家卫星工厂做技术员的工作。经过几个月的技能学习,热依兰木汗现在已经可以熟练地把技能教授给别人了。

  “姐姐,感谢你!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热依兰木汗提起梁莹,内心充满感激。

11月1日,梁莹去看望亲戚肉孜汗 · 买托合提。

  “女儿,你没事就好”

  斯也克乡克提其村的肉孜汗 · 买托合提是梁莹的第一位亲戚,在她生命中最难捱的2天里,梁莹一直陪伴在她身边。

  50岁的肉孜汗早年离婚,膝下没有子女。因为要照顾患有疾病的哥哥,也没有再婚。2017年1月,肉孜汗的哥哥去世,梁莹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来到肉孜汗家。

  “我的亲人都走了,这个世界上就剩我一个人了。”想起去世的哥哥,肉孜汗伤心欲绝。握着肉孜汗不住颤抖的手,梁莹能感觉到亲戚从指尖传导过来的悲痛,“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有任何事情都给我打电话。”

  哥哥去世后,肉孜汗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梁莹向克提其村反映了这一情况,解决肉孜汗的低保和就医问题。

  在肉孜汗的心里梁莹就是自己的女儿,一打听到梁莹什么时候去看她,总是提前煮好鸡蛋等着。“每次看见我,她一定会给我一个热情的拥抱。”梁莹说。

  有段时间,梁莹工作很忙,没有到村里去探望肉孜汗,肉孜汗以为梁莹出事了,就坐车到于田县财政局去找梁莹。见到梁莹后,肉孜汗紧紧抱住她,像是怕再分开一样,连声说:“女儿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那次相见很短暂,为了不耽误梁莹的工作,肉孜汗把特意带来的核桃塞到梁莹怀里便匆匆离开。

  同样的感情也在梁莹心里弥漫。每次到肉孜汗家中,看着她为自己做饭忙碌的背影,像极了过年时回家母亲忙前忙后的样子,“我早就把她当成了我妈妈。”梁莹说。

[责任编辑:何晶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