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仁心患者感恩

——塔城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挽救78岁老人生命纪实

2018年12月03日 11:36   来源:塔城日报

  天山网讯(通讯员宋君芳报道)11月22日清晨,冷空气让人走在街上会不自觉地拢一拢衣口。塔城市糖烟酒公司家属楼赵丽家的窗户上有一层朦胧的水汽,让人一进门就感受到了室内的温暖。

  餐桌上蒸南瓜还冒着热气,赵丽搀扶着父亲从餐桌前站起来,在不大的客厅里艰难地来回走了两圈。身高将近一米八的老人,虽然瘦弱,精神却还不错。

  赵丽的父亲叫赵锡源,今年78岁。四个月前,他还是一名重症病人,躺在医院里,神志不清。在塔城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赵锡源转危为安。

  一谈到爸爸住院时的事,赵丽的声音有些哽咽,“虽然我爸爸现在脑子有点糊涂,说话和走路还不是很利索,但是我相信通过坚持康复锻炼,会越来越好的。真的特别感谢塔城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医护人员,如果不是他们,我爸爸早就不在了。”

  真诚沟通,相互信任,老人化险为夷

  7月24日,早起晨练的赵锡源突发头晕、头痛,倒在了路边,被120救护车送到了塔城市人民医院,CT和核磁检查显示为脑出血,被收住外三科住院治疗。

  刚入院的时候,赵锡源还是清醒的,可随后病情就有了急速进行性的变化,意识由清醒变为了嗜睡、昏迷,血压190/120mmhg,这些症状都提示着他的颅内出血还在继续增多,随时有可能出现心跳、呼吸骤停,病情危急。

  外三科立即申请了重症医学科和于建华院长进行院内会诊。

  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患者现在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立刻进行颅部手术,把积血尽快引流出来,拖、等、想都会错过最佳治疗时期。

  患者是位高龄老人,又加上颅内出血量大,使手术充满了不确定性,而且熬过了手术这一关,后续可能出现的并发症也是“一座不好翻越的大山”。“我们相信你们,你们是医生,比我们懂,你们觉得怎么治疗好就怎么治,我们全力支持。”当医生向赵丽兄妹俩介绍完病情和手术方案后,兄妹俩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带着这份信任,当天16∶30分,赵锡源被推入了重症医学科的手术室。

  为了保障手术的成功,重症医学科集结了两个科室十余名医护人员为手术保驾护航,由于建华院长、援疆专家刘德全主任主刀进行手术。

  手术刚进行不久就出现了大家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赵锡源出现了平均一分钟10-12秒的呼吸暂停,必须进行气管切开使用呼吸机保持患者的呼吸通畅。

  整个手术室里笼罩着紧张的气氛,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是,手术时间越长,患者所承担的风险也就越大,每个人都绷紧了脑中的那根弦。

  这里,成了没有硝烟的战场。17∶10分,手术成功结束,患者进入重症医学科病房,虽是寒冬,短短四十分钟的手术,于建华和刘德全两位主刀大夫后背的手术衣却被汗水浸透。

  手术成功,赵丽兄妹俩悬着的一颗心落了地。但是,重症医学科蔡建勇主任和他的医疗团队的心却仍高高悬起,他们深知,这仅仅才是困难的开始。术后,患者相继出现了颅内感染、重症肺炎、出血后脑梗塞等严重的并发症,哪个处理不好,都会危及赵锡源本就脆弱的生命。

  7月31日,由于颅内感染严重,赵锡源又进行了血性脑积液的引流术。

  8月10日,出血后脑梗塞使赵锡源的病情雪上加霜,意识转为了深昏迷,生命体征也特别不稳定。

  看着一张张病危通知书,看着备受疾病折磨,日渐消瘦毫无生机的父亲,赵丽兄妹俩实在于心不忍。为了不让父亲再受折磨,他们想要放弃治疗。

  当他们把这个想法告诉蔡建勇的时候,蔡建勇说,我们再坚持坚持,老爷子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我们共同努力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放弃等于前功尽弃啊。赵丽兄妹俩再一次选择了信任,听从了蔡建勇的建议。蔡建勇立刻联系了自治区人民医院的重症医学科对老人的病情进行远程会诊,选择了最佳的治疗方案。

  “当时,我父亲每次发生病情变化,医生都会及时跟我们解释沟通,把疾病的原理、治疗方案告诉我们,有时候还会反复给我们说上两三遍,现在脑出血上的好多专业术语我都会说了。”赵丽回忆说。

  用心护理,温暖家人,老人转危为安

  俗话说“三分治疗,七分护理”。这句话在重症病人的身上显得更为重要,为了保障重症监护室相对无菌的环境,家属不允许进行陪护,那就意味着护士不仅仅要承担患者的治疗任务,还包括所有的基础护理。

  对于赵锡源这个病人来说,重症医学科的护理团队最先遇到的就是躁动和翻身这两个难题。

  由于并发颅内感染,赵锡源会无意识地去拔身上的管路,胃管、留置针、呼吸机、尿管……哪一个管路都是维持生命的必需品。

  为了保护管路不被拔出,护士们用约束带将赵锡源的四肢固定在床档上。

  为了防止出现褥疮,每两个小时就要为赵锡源翻一下身,检查约束部位的皮肤情况。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加上患者烦躁不配合,使得这项工作变得尤为困难。

  白天上班人多,可以叫上三四个护士一起帮忙,可到了夜班的时候,只有两名护士在,最累的时候夜班的两名护士要护理五六个这样的重症病人,但是,“慎独”精神、爱心、责任心使这些瘦瘦小小、二十岁出头的小护士们没有偷过一次懒。住院51天,赵锡源身上没有一点异味,皮肤没有一点破损,也没有生褥疮。

  护士长常红梅说,老人肺部感染最重的那几天,痰液特别多,每隔三四分钟就要吸痰一次,吸痰管刺激气管患者就会咳嗽,护士被喷一身痰液是常有的事。患者发热,护理中24小时不间断为患者进行擦洗降温;患者出现膈肌痉挛、打嗝,护士就为其热敷胃部、鼻饲温水;为了保障加强营养,2小时就要鼻饲一次;为了保持患者的清洁舒适,定期为患者洗头、理发。

  “我爸爸在重症监护室住院的时候,我跟哥哥都特别放心,有一次蔡主任跟我说他晚上做梦都在讨论我父亲的治疗方案。虽然我们每天只能探望两次,一次半小时,但是我们能感受到他们的用心。”赵丽感慨地说。

  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护理下,赵锡源的病情在一天一天地好转。

  8月25日,沉睡一个多月的赵锡源醒了过来。

  9月3日,脱离呼吸机成功!

  醒来后的赵锡源在纸上写下的第一个字是“好”,并对着医生和护士竖起了大拇指,说出了第一句“谢谢”。清醒后的老爷子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跟护士银庭智掰手腕,银庭智总是让老爷子先赢,那“拙劣”的演技逗得大家哈哈直笑,“等我好了回家了,约大家喝两杯。”这是赵锡源写在纸上与所有医护人员定下的约定。

  温情延续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9月13日,赵锡源出院了,赵丽兄妹俩带着父亲前往自治区中医院进行康复治疗。一路上,蔡建勇打了四五次电话询问老人的情况,直到在自治区中医院办完住院手续安顿好,他才放心。

  在两个月的康复治疗时间里,蔡建勇也保持着跟赵丽的联系,关心着赵锡源的康复情况。

  11月3日,回到塔城后,赵丽第一件事就是给重症医学科送锦旗。一面印有“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锦旗,虽然单薄,却承载了赵丽兄妹俩浓浓的感激之情。

  “赵锡源从手术到后续的治疗真是太不容易了,可以说是个奇迹,这是我们整个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患者每一次病情变化都很凶险,对我们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但只要还有希望,我们就没想过放弃。也特别感谢家属给我们的信任和支持,让我们能够心无旁骛的全力以赴去治疗、护理患者。”蔡建勇说。

  11月23日,晚上八点多,下班后的蔡建勇和7名同事来到了赵锡源的家中,带来了鲜花和蛋糕,蛋糕上一个鲜红的“寿”字,表达了重症医学科全体医护人员对老人的祝福。蔡建勇还检查了赵锡源的康复情况;护士长给出了在家护理、康复锻炼的建议和意见;护士银庭智又和老人掰起了手腕。大家一起吃蛋糕、合影留念,欢声笑语久久不绝。

  “真诚,温暖,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是贴在重症医学科门口的一行字,但是这个科室的14名医护人员都在努力地践行着,用实际行动温暖着每一位患者。

[责任编辑:翟文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