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 老物件】布票里的难忘记忆

2018年12月06日 11:04   来源:新疆日报

  张蓓

  家里收藏的布票让马连兴老人忆起当年的难忘岁月。

  1945年,马连兴出生在陕西一个农村家庭,从有记忆起,他对票证的重要性就记忆深刻。在那个物资严重短缺的年代里,吃穿用都需凭票证购买。马连兴老人说,18岁参军到新疆之前,他都没怎么见过家里的粮票布票,父母总是小心地把它们藏起来,用之前要仔细盘算一番才拿出几张来。如果拿三尺的布票扯了二尺九的布,剩下的那点供销社一定得按寸按厘米地给找零专用布票。就这样精打细算仍然是不够用的。比方说按照当时的定量,一个成年人一年就发七尺布的票,缝了夏衣就做不了冬衣,过年时能做件新外衣或者有条新裤子那就高兴得很了,穿整套新衣服那简直是不敢想的事。

  马连兴老人对布票的记忆相当深刻。他介绍说,当兵以后,部队给发全套的冬夏军装,也发布票买内衣裤,在他看来,生活实在是好得很了。毕竟在家里,要给谁做件棉衣,全家得攒一年的布票和棉花票。

  1971年,马连兴要结婚了,父母和姐姐早早就开始为他作准备,拿自家省下的粮票跟别人家换布票、棉花票,还要赶紧跟公社打结婚报告——因为逢婚丧嫁娶,公社会特批给一些票。就这样,家里人不知从口中省下了多少,燕衔泥似地居然给马连兴缝制了两床新棉被,当时在村里算是相当好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吃饱肚子了,其他的消费需求就开始增长了,这时候的票证愈发五花八门,小至一块手表,大至一张双人床,凡是生活中需要的各种物件几乎都有相应的票证。

  改革开放以后,物质越来越充裕,老百姓手里也逐渐有余钱了,买卖流通也越来越方便了,限量凭票购买就显得没有必要了。这些曾经牵动着万千家庭心弦的小小纸张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

  马连兴老人感慨地说,一转眼,改革开放40年了,想想他结婚那会儿,两床棉被是那么难得。再看如今,花色繁多的夏凉被、蚕丝被……挑都挑花眼了,就是买棉被,也要挑新疆产的优质棉花弹的呢!

  退役赋闲后,马连兴开始收藏新中国成立后发行的票证。伴随着藏品的增加,他对票证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票证就像一把尺子,度量出了当时人们的生活水平。在我国计划经济时期,生产力水平低下,国家发行的票证为调剂市场、稳定社会、保障人民生活作出了巨大贡献。当它顺应历史潮流消失多年后,作为藏品再拿出来看,更是感慨万千:只有坚持党的领导、坚持改革开放,才能奔向越来越好的日子。

[责任编辑:张雨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