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疆培育“小胡杨”助力青少年快乐成长

2018年12月19日 11:47   来源:解放日报

诵读国学经典。

  绵延万里的三北工程实施有40年,防护林建设已出具规模,在我国北方构筑了一道坚实的生态屏障。曾经的沙海变成林海,这背后,离不开用心血和汗水浇灌荒漠的当地民众。

  在喀什,也有一群人,来自上海的援疆人。他们悉心栽培“小胡杨”,“一根苗一瓢水”,却非植树,而是育人。

  “小胡杨”是上海援疆力量开展的社会公益活动,目标是为了逐步改善喀什地区贫困家庭青少年的学习、生活和工作条件,助力青少年健康成长,推动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长期脱贫和可持续发展。

  市民之家 让孩子们爱上传统文化

  巴楚县市民之家,是“小胡杨”活动的总部。每到周末,总有一群小朋友牵着家长,一蹦一跳地走进这里,来上课外班。不同年龄段的孩子都有,年幼的只有3至4岁,年长的已经十多岁了。被问到最喜欢哪位老师时,不少小朋友笑嘻嘻地提到邓老师。

  为什么呢?带着疑问,笔者找到邓老师时,她正在班级里给小朋友上课。穿着汉服的邓老师很美,20多个小朋友也穿着小一号的各色汉服,各自端坐在长桌前,抑扬顿挫地背着“床前明月光”。课后,邓老师告诉笔者,自己从小喜欢传统文化,与孩子们一起穿着汉服学习中华礼仪、诵读国学经典,特别有仪式感,孩子们也非常乐意。

  除了中华礼仪工作室,巴楚的“小胡杨”总部还设有影像创意孵化基地、科普实验室、乐高活动室、3D打印体验室、微笑图书室等专用场馆,最多可以容纳约250名学生。

  周末,阿迪力抱着3岁的小女儿来到市民之家。“小女儿特别喜欢画画,见什么都画”,阿迪力握着女儿的手,一起按在电光闪动的“辉光球”上,兴致盎然,“今天带她来开开眼界,看看其他小朋友的画,或许有一些启发”。

  “爸爸说这是学前教育”,9岁的哥哥热发提不认生,在一旁补充道,“我很小的时候也被抱着过来玩,现在轮到妹妹了”。热发提兴趣广泛,喜欢科技,之前还参加了“我想有个家”的话剧表演。被问起演的什么角色,他古灵精怪地表示,“这是秘密!”

  老师们介绍,组织话剧表演也是为了帮助孩子们更好地学习普通话,通过情景演出“浸润式”地强化语言教育。“这里越来越好了!有这么好的学习环境,孩子们的普通话完全没有问题”,阿迪力说,“现在全家都在学习普通话,说实在的,我是跟着孩子们的节奏在学。孩子念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学一年级的课本;升到二年级时,我也跟着学”。

  在工作日,附近的中小学会组织学生来市民之家上课,志愿者们则不定期前往社区送教上门;周末和寒暑假等课余时间,这里全部开放,学生可自由体验。

  11岁的马梓是巴楚六小的学生,也是市民之家的“常客”了,特别喜爱书法课,周末学硬笔书法,寒暑假学软笔。同班同学麦尔比亚是她最好的朋友,两人一起回家,一起写作业,一起来上兴趣班。她说麦尔比亚原本成绩不如自己,不过学习刻苦,来这里参加课外补习后,成绩一直在进步。说起自己,她就有点心虚,“成绩忽高忽低”,不过明年就是小升初了,“如果认真复习,我一定能考过她。”

  从“交钥匙”、“交支票”到发起“小胡杨”公益活动,上海援疆工作在内涵深化和外延拓展上挖掘潜力。上海市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总指挥、喀什地委副书记史家明坦言,社会援疆不是指挥部的主要工作,由指挥部牵头,助力上海各行各业热心于公益的组织和爱心人士,更多地参与到新疆建设尤其是民生建设中来,更精准地帮助喀什地区的贫困孩子、贫困家庭,这种大家齐心协力所带来的获得感,将超越传统意义上的脱贫攻坚范畴。

  公益培训 让足球少年迎着阳光奔跑

  叶城二中的学生们爱踢足球,学校里的援疆教师恰好也爱踢球。上海教师回忆,刚来叶城的时候,大家还曾组过队,和学生们踢友谊赛。学生身体素质很好,老师在速度、体能、力量等方面比不过。虽然实力悬殊,但是友谊赛能踢得有来有往,老师们暗呼“侥幸”。究其原因,是因为本地学生天赋虽高,却缺乏一些战术意识和比赛素养。

  有老师形容那场比赛:学生一窝蜂全追着球跑,基本不分前场和后场。踢球方式也有意思:把球往前重重一趟,趟出去好几米远,再仗着跑得快追上去,这就算是过人了。一般来说,孩子扎堆踢球跑,是在10岁之前会出现的情况。10岁以后的孩子经过系统培训以后,会学会拉开、接应、配合传递等一系列的战术要求。相比之下,本地学生的起步比较晚了。

  去年11月,“上海——叶城”公益援疆行启动,上海社会力量不仅向叶城县五中、二中、伯西热克乡2村小学捐赠了球服、足球、标志桶等装备器材以及20万元现金,还组织200多名学生开展足球培训,助力发展和普及叶城县校园足球。

  上海竞达体育俱乐部的足球教练员除了对叶城各校体育教师开展足球教学培训之外,也定期组织学生进行系统培训。教练员在教孩子们的时候,从基本要领入手,希望能给他们在足球方面带来更多的快乐,带来更专业的知识。

  一年时光转瞬即逝,如今,在叶城二中的体育场上,足球少年们正全情投入地奔跑着。

  米尔扎提司职左边锋,艾尔夏提司职中后卫,两人在训练中多有对抗。分析起对手的优劣势,他俩头头是道:艾尔夏提身体强壮又擅于保持自己的防守范围;米尔扎提球感好、变向快,假动作很多。“以前不做无球训练”,艾尔夏提说,“接受无球训练后,自己最大的提升是脚的灵活性,不笨重了,爆发那一下特别有劲。”参加了系统训练后,米尔扎提在战术上特别有“突破感”:面对防守队员的时候先出一两个假动作,预判防守球员下一步的动作,然后带球从他们“想不到”的地方绕过去。

  除了控球、传球、分组对抗等日常训练,老师们最关心的,还是他们的学习成绩,“学生们因为喜爱踢球,所以不觉得训练辛苦,这也在无形中磨炼了他们坚韧的意志。他们的愿望是考上体育类的大学。”

  千人万卷 让民族情谊水乳交融

  援疆干部纷纷表示,在喀什的岁月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党性教育,在学习胡杨精神的同时,也想为边疆建设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喀什孩子们,恰似扎根边疆朝气蓬勃的小胡杨,想去看看远方更广阔的世界。培育、关爱“小胡杨”的成长,是上海应尽的责任。

  10月中旬,由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牵头,上海市杨浦区教育协会爱心企业和人士组成的爱心团队来到喀什,赴巴楚、泽普、叶城开展“小胡杨”社会援疆公益行动,进行爱心捐赠和志愿者服务,为孩子们送来了关心、关爱与希望。捐赠活动中,孩子们精心准备了手语操、合唱、舞蹈等节目,表达了对祖国的热爱之心和对祖国各界人士的关怀感激之情。

  伊什库力乡中心小学位于莎车县北部地区,在校生1571名,主要来自伊什库力乡4个贫困村,一直渴望拥有1个图书馆,畅游在知识的海洋里。在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上海市儿童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经过上海钜派投资集团、上海援疆前指莎车分指近3个月的积极筹备,面积300多平方米、藏书2500多册的“钜爱岁月”图书馆终于落成。此外,上海钜派投资集团还捐赠了361套爱心冬衣,设立“钜派关爱奖学金”长期资助品学兼优的困难学生,帮助顺利完成学业。

  为了让孩子们爱上读书、享受学习的乐趣,钜爱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们还为孩子们带来了“好神奇的小石头”、“二十四节气”、“弟子规”、“中国地理”等生动有趣的传统文化公开课以及“中国结”、“十二生肖纸盘贴画”等充满创意的手工课,在寓教于乐中让孩子们爱上阅读表达、爱上手工制作、爱上中华传统文化。上海钜派投资集团有关领导还深入困难学生家庭看望慰问,送去生活用品和学习用品,鼓励学生好好学习,长大后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

  爱心助学活动把文化援疆与教育援疆有益结合,既完善了教学用品,又带来了传统文化课程,既加强了两地文化交流,又增进了民族间的情感交融。据统计,在莎车县,今年上海社会力量捐赠了56个学校图书馆,涉及各类书籍76500册,图书馆配套捐赠资金30余万元。

  未来,上海援疆干部将继续发动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小胡杨关爱行动”中来,加强不同地域、不同民族间的交往交流交融,助力喀什地区的下一代茁壮成长。

  一课多用 让学生们萌生学习兴趣

  在莎车县参加为喀群乡中心小学学生捐助衣物的活动中,笔者发现汉族老师和维吾尔族老师之间通过集体备课,增进交流。迪力老师说自己教语文,讲到作家落雪所写的《唯一的听众》那一课时,特别不理解——那位音乐教授告诉主角,自己是聋子听不到他拉小提琴的声音,怎么会对主角起到鼓舞的作用。他一直觉得这是文化背景不同,导致理解上的差异。后来,一起备课的老师很详细地把主角心理和行为的变化剖析给他听,使他对课文有新的感悟。

  新一轮援疆工作开展以来,喀什以及上海对口四县的变化日新月异。很多学校的硬件设备,与上海学校相比差别不大。现在主要欠缺的是教师教育教学方式、软件使用以及活动组织创新等等。

  泽普四中的13位援疆老师来自上海闵行区的12所学校,平均年龄45岁,有刚退休的老教师,也有刚参加工作的90后。来了以后发现,这里学生的普通话水平和预想的“还是有一大截”差距。

  在对学习情况进行最初的摸底后,老师们及时调整原先的教学计划,降低课程起步的难度。此外,为了保证教学质量,老师们经常利用课余时间加课,对不易掌握的问题还常常要从头讲起。

  “小红和小明相向而行,已知小明每分钟比小红多走5米,4分钟以后两人相遇……”在一间教室里,老师讲着一元一次方程的行程问题。在讲这个问题之前,还要专门拿出10分钟讲解小学三年级阶段的加减法去括号问题。

  数学的补习加课还不是最多。在泽普四中,老师分别在早晨、中午、下午安排了“三读”,通过教材内容的挖掘,让学生寻找课堂教学内容与课外阅读的衔接点,多读多练,由此产生学习的兴趣,从而引导学生在阅读过程中更好地去发现,更好地跟随老师进行语文学习,在丰富视野的同时,夯实基础,构建自己的阅读体系。

  除了加课时、加内容,援疆老师还经常要一课多用。从闵行区龙茗中学来的徐老师在泽普四中教计算机,他在上课时会特地给学生多留一些命名任务,比如文件夹命名、excel人名录入等,让学生多做一些重复性的打字工作,顺便提升学生的普通话水平。

  “原来他们输入拼音,比如泽普县第四中学,有的学生输入这几个字可能就要花十几分钟,有的同学不会打泽普的‘泽’,各种状况都有发生。我上课会有意识地把多项学习内容融合在一起,名字会起得很长,比如泽普县第四初级中学八年级几班,就要求这个长度,不要简写。”

  “一课多用”的工作其实已经初见成效:一节课上,徐老师让学生在excel工作表上练习,随意录入10个人名、性别、年龄等信息。有的维吾尔族学生录入了“李小龙”,说自己最喜欢他的功夫电影;有的快速录入了“库里、欧文、韦德”等一串NBA球星,说自己最喜欢勇士队和库里,放学后经常回家看比赛重播……

[责任编辑:赵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