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的红色收藏家

2019年05月18日 10:27   来源:新疆日报

  从我认识巴哈提别克·加斯木汗开始,他的胸前就一直别着一枚“为人民服务”的旧像章,他说是和当年周恩来总理戴过的同款。

  巴哈提别克·加斯木汗是我们可可托海的“矿二代”,也是阿勒泰地区有名的红色收藏家,大家都叫他“可可托海的巴哈提”。可可托海地质陈列馆2000多件展品中,60%以上是他的收藏品,在阿勒泰地区,“可可托海的巴哈提”这个名字几乎和可可托海三号矿脉一样广为人知。

  我和巴哈提别克是忘年交,我叫他巴老师,看过他的几千件收藏品,其中仅毛泽东的著作、语录、像章、画像、塑像、各种绣品就有一个专柜。他还珍藏着一份1976年9月10日的《人民日报》,上面刊登着毛主席逝世的大篇幅报道。2011年9月4日,他专程去北京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主席遗容,献上了一大束洁白的百合花,亲眼目睹毛主席安详地躺在党旗下,禁不住热泪盈眶。

  2016年,可可托海建设公司劳模赛山拜江的遗孀千方百计打听到巴老师的住址,把赛山拜江保存的各种奖状送到他手中说:“巴哈提,老伴生前只有一个愿望,不要让他所在的先进集体的荣誉和他一样,默默消失在这个世界。”

  可可托海地质陈列馆52个英模人物榜中,有15人的照片和事迹资料是巴老师提供的。那些先进模范的儿女们在陈列馆真切地看到父辈们的光荣历史,个个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们那时候还小,只看到父母不顾家小,整日在外奔忙,却不知道他们为国家作出了这么大的贡献!我们应该牢记前辈的光荣事迹,传承他们的红色精神,为建设新疆多作贡献。”

  还有一段让巴老师心酸的收藏故事,那是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受各种因素的影响,可可托海矿务局连年亏损,企业经营停滞不前。后来矿务局向南发现了喀拉通克铜镍矿床,从这开始,大批的干部工人潮水般地南迁到阜康、昌吉、乌鲁木齐等地。原来三四万人的可可托海人口锐减到了八九千人。那期间,可可托海镇中心街道两旁就像一个个大垃圾场,成堆成堆“不值钱”的老物什被大量丢弃,只有巴老师整天两眼发亮地盯在那儿淘宝。暗黄的报纸和期刊、卷边泛黄的老照片、有年代感的搪瓷缸子、盘子、碗、盆……有时需要拿自己微薄的工资买,或者用自家“新物”交换人家的“旧物”。当时周围许多人觉得他不是傻子就是疯子。妻子不理解,亲戚朋友对他冷眼旁观。这些都没能阻止他继续收藏的决心。当时只有他自己固执地相信:他的那些“破烂”“旧物”“废品”,以后会成为宝贝。

  他说,刚开始搞收藏的时候,是他主动去寻找和购买,到后来,是别人四处打听跟他联系捐出自己的老物件,还有人将父母获得的荣誉证书和老照片亲自送到他家,甚至有人把老照片从国外寄回来给他,这样的转变他等待了30年。

  现在有人问巴老师:你辛辛苦苦收集起来的东西,怎么又舍得白白送出去呢?巴老师说,通过这些藏品他想要告诉更多人,曾经发生在可可托海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吃苦耐劳、为国争光的历史,让矿山的英模们重现光芒。这是他收集藏品的最终目的。

  在我看来,巴老师的收藏,与传播可可托海红色精神紧密相连,他收藏的,是可可托海永不磨灭的精神。(付静

[责任编辑:李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