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宿县教培中心结业学员阿依古再丽 · 毛勒库尔班:

【明天更美好· 口述实录】我感觉自己现在活得很真实

2020年01月17日 10:16   来源:新疆日报

  我叫阿依古再丽 · 毛勒库尔班,家住温宿县。曾经的我阳光、开朗、自信,喜欢唱歌、跳舞,可自从感染宗教极端思想后,我把自己包裹起来,不仅辞了工作,还差点和丈夫离婚。宗教极端思想像恶魔一样吞噬了我的青春,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让我重新找回了自己。

  2013年,我找了一份工作,在加气站上班,每个月3500元工资。有一天我的一个初中同学突然找到我说,你是穆斯林,不做礼拜,也不穿戴蒙面罩袍,还在汉族人的店里上班,你死后肯定要下地狱。她让我不要跟汉族人来往,说他们都是“异教徒”。她还给我看了很多暴恐音视频。在她的影响下,我的思想慢慢发生了变化。

  记得有一天我早上睡醒后,突然嘴巴歪了,原来是中风了。我的那个初中同学听说后,拉着我找一个所谓的“宗教人士”念经,一周过去了,病也没治好。后来妈妈生气了,带着我去了医院,医生给我开了药,很快就好了。我生病了,“安拉”为何没给我治病啊?我问我的初中同学。她告诉我,因为我以前在汉族人开的店里上班,不“虔诚”,这是“安拉”在惩罚我。如果我再不改正,死后是要下地狱的。

  就这样,宗教极端思想像魔咒一样侵入我的头脑。后来,我辞掉了工作,待在家里不出门,整天满脑子想着“上天堂”。我结婚那天,婚礼上别人都在唱歌跳舞,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不唱也不跳。其实我当时特别煎熬,因为那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婚礼啊,我明明想唱想跳,也可以唱可以跳,可是我不敢,因为我害怕“死后下地狱”。

  婚后,只要丈夫一喝酒、抽烟,我就说他,理由是“死后会下地狱”。他不听,我们就经常吵架,差点离婚。后来,我丈夫实在受不了,就向村干部反映了我的情况。村干部说我感染了宗教极端思想,多次给我做工作,给我讲解宗教极端思想的危害。在家人和村干部的多次劝说下,我来到温宿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

  教培中心就是一所学校,这里设施很齐全,我们吃得好,住得好,宿舍有电视,还有浴室。我们的生活丰富多彩,除了上课,培训中心还经常举办各项文艺活动。大家高兴了唱一唱、跳一跳,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宗教极端主义打着宗教的幌子,禁止唱歌跳舞,干涉我们的正常生活,把我们往邪路上推,真是太可恶了。

  通过在教培中心的学习,我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水平明显提高了。最主要的是我学习了法律知识,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知道什么是合法、什么是非法,深刻认识到宗教极端思想的危害。宗教极端思想鼓吹的“圣战殉教进天堂”,实质上是把我们推向真正的地狱。

  结业后,我和丈夫开了一家烧烤店。因为我在教培中心学习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普通话水平大有提高,和顾客交流起来比较顺畅,来吃烧烤的顾客很多,店里的生意很红火,平均每天有300元至500元的收入。我的目标是,好好经营烧烤店,以后扩大经营范围,争取多开几家店。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们要趁年轻,好好干,多攒点钱,把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现在,我每天出门都会化妆,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有了自信,我感觉每一天都充满希望。有时候,晚上有村民来吃烧烤喝啤酒,大家还会一起唱歌跳舞,我也会加入进去,感觉自己现在活得很真实。

  说句心里话,没有教培中心,就没有我今天的安稳日子。现在,我们在党的好政策下过着安定、幸福的生活,我打心眼里感恩党,衷心拥护党和政府采取的去极端化举措,也会在生活中带头维护社会稳定、民族团结,为建设美丽新疆尽自己的一份力。(记者李春霞整理)

[责任编辑:罗晓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