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站的夫妻值班员:等疫情过去,好好抱抱孩子

2020年02月06日 10:30   来源:天山网

  天山网讯(记者杨斌 通讯员吴奇 黄晓春摄影报道)“请问,您是到巴楚,还是到喀什?”2月1日14时,阿克苏站售票窗口,杨咪咪问了几遍,得到旅客的答案后,才敲下了键盘。收款、打票、递票、再次叮嘱,看到旅客笑着点头,她才放了心。

阿克苏站售票窗口,杨咪咪正在给旅客办理业务。

  杨咪咪是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有限公司阿克苏车务段阿克苏站客运值班员,今年26岁,是一名有7年工作经验的“老客运”了。

  疫情防控期间,阿克苏站售票窗口前来咨询、购票、取票、退票的旅客较多,售票班组人手紧缺,刚休完产假的杨咪咪主动顶了上去。

  “有的旅客来自偏远乡村,平时出门少,要是我们不仔细询问清楚,就有可能出错。”杨咪咪说,旅客出门不容易,自己要多想、多做一点,尽最大努力服务旅客。

  在这场特殊的战“疫”中,杨咪咪和同伴们的工作量成倍增长。平时白班18时下班,但现在大家都要等到22时以后,售票窗口没旅客了,这才放心回家。

  “我刚修完产假回来上了三天班,就赶上这个特殊时期,家里人担心,自己也有点担忧。”杨咪咪说,“一忙起来,就顾不上想这些了。”为了不耽误服务旅客,她减少上卫生间的次数。有时候,早晨倒一杯水,到晚上还是一口没喝。几天下来,嘴唇开始起泡、溃烂。

  窗口人来人往,售票室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车站客运人员每天都会定时消毒。

  “防疫消毒工作很重要,这是对旅客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作为客运值班员,杨咪咪还要操心各岗位防疫的情况。

  22时30分,杨咪咪刚进家门,还没有来得及摘下口罩,儿子六六已经大叫起来,在杨咪咪的婆婆怀里扭动着身体,要妈妈抱。

  “妈,您把六六抱远一点儿,我在这里看着就行。”杨咪咪脱着外套,眼光却没离开儿子。

  宝宝不到7个月,不会说话,不断伸着双手,要妈妈抱抱。

  杨咪咪每天接触的人多,尽管回到家里就马上洗手消毒、洗澡,可她还是尽量和孩子保持距离。

李文军和杨咪咪下班回家后,尽量与孩子保持一定的距离。

  “六六,给妈妈笑一笑!”洗漱完毕,她坐在距孩子不远的沙发上,拍着手。孩子却扭过头,不理妈妈。

  门外钥匙响动,丈夫李文军进门了。李文军是车站运转值班员。疫情防控中,两人的工作任务更加艰巨。

  李文军和杨咪咪虽然都在车站工作,但不是一个班次,经常碰不到一块儿。现在,夫妻俩既要尽力服务好旅客,也要保护好孩子。

  每天上班前,杨咪咪都要偷偷拉开门缝看一眼孩子,然后才出门,李文军也是。

  “等疫情过去了,我们要好好抱抱孩子、陪陪孩子。”李文军握着妻子的手说。

[责任编辑:罗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