傈僳族少年的街舞人生

2020年10月28日 16:21   来源:中国教育报

  ■决胜全面小康 决战脱贫攻坚·三区三州教育行 特别报道

  头和手撑住地面,双腿斜向上45度抬起,这个叫“三角撑”的街舞动作,是14岁傈僳族男孩蜂燕红的拿手绝活儿。

  黝黑、精瘦、小个头儿,虽然是领舞,站在同学们中间,蜂燕红算不上显眼。可一旦音乐响起,他全身的骨骼、肌肉就像安上了马达,随节奏高频律动。

  从大山深处掏鸟窝、采菌子的小男孩,到校园里小有名气的街舞“明星”,过去一年,教育脱贫攻坚让蜂燕红的学习和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

  说不上是什么机缘,几年前,蜂燕红喜欢上了街舞。

  那时,他的家还在云南省怒江州兰坪县河西乡的山坳里。一间平房,一间下层养牲畜上层住人的木板房,就是全家五口人的生活空间。

  没有平坦的场地、明亮的练舞镜,更没有指导老师和安全保护,10岁的蜂燕红和表哥一起,模仿手机里搜索出的视频,开启了自己的街舞人生。

  大山深处,求学与练舞一样,条件苛刻。

  每半个月从学校回家一次,蜂燕红得花两小时坐车,车费40元。如果想省下车费,仅靠步行,这段路他要马不停蹄地走6个小时。

  由于全境多高山陡坡、少平地,在怒江州,与蜂燕红求学经历相似的孩子不在少数。为了把贫困群众挪出山沟,怒江建设了67个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10万人口搬出大山。

  用一辆卡车拉着全部家当,2019年,蜂燕红和家人来到兰坪县城,住进了崭新的永安社区。搬家的汽车只走了两个小时,却把蜂燕红一家带入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新生活。

  “我们家现在是三室一厅,有电梯。”蜂燕红说,新家环境没有老家那么嘈杂,他在这儿学习、练舞,有时也表演给爸爸妈妈看。

  整个兰坪县,和蜂燕红前后脚进城的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儿童少年约有5000名。县城老学校挤不下,中交集团与县委、县政府合作,捐资1.5亿元,修建中交兰坪新时代希望学校,一次性增加了约1800个小学学位、1200个初中学位。

  葱翠的雪邦山山麓,新校园拔地而起。作为全寄宿制学校,除教学楼、图书馆、运动场外,新时代希望学校还配备了标准化的食堂和师生宿舍,硬件设施一应俱全。为了丰富校园文化生活,学校积极开展民族舞、绘画、书法、街舞等社团活动,让刚刚走出大山的孩子也和城里孩子一样,一边学文化知识,一边发展特长。“我儿子赶上这个时代真的太幸运了!”蜂燕红的父亲感叹。

  “我们实行全寄宿制管理,目的就是让家长安心投入生产,早日脱贫致富。”校长杨光泽说。

  今年9月1日,新时代希望学校正式投入使用,蜂燕红成了八年级学生。新家到新学校之间开通了公交车,单程15分钟、票价1元,一周回家一次,他再也不用为了省钱而步行了。

  不过,最让蜂燕红开心的还是加入街舞社,“因为我觉得跳舞能把自己的信心激发出来”。

  街舞社里一起练舞的都是同龄人,彼此间有说不完的话题。指导老师李鹏刚刚大学毕业,是街舞发烧友,仅用了6天时间,就带着10多个孩子排练出了第一支舞。“我希望能教给学生一些精神上的东西,让他们有丰富的人生和出彩的机会。”李鹏说。

  对于“人生出彩的机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

  站在教学楼观景平台眺望山脚下的兰坪新城,杨光泽会让身边的学生指指看将来想去哪个单位工作,鼓励他们从现在开始就确定目标,好好学习,长大后建设家乡。

  而对于蜂燕红来说,跳街舞时“说不出的快乐”更有吸引力。他打算努力练舞,以后考上艺术学校,做一名舞蹈老师,把傈僳族传统舞蹈元素融入现代街舞,继续演绎自己的街舞人生。

  (怒江州报道组成员:张晨 刘亦凡 李柯 贾文艺 执笔:刘亦凡)

[责任编辑:张赏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