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 幸福抒怀】白老哥乐在田园

2020年11月11日 09:58   来源:新疆日报

  ■庄稼、果树、菜园,鸡犬之声相闻,是白老哥理想的养老居所。

  □张勇

  参加“访惠聚”驻村工作的这几年,我是眼见着白老哥在土地上发家致富,日子一天天好起来的。

  前几年,他置办了60亩地的养殖场,其中有16亩地集种植和养殖为一体。靠近西边预留的三角地带约有3亩地是他的“综合试验田”,种了10多种作物,我能认出来的就有瓠子、高粱、黄豆、豇豆、芝麻、南瓜、西瓜、甜瓜、红薯、土豆、黄花菜等,粗粮和果蔬兼备。地上跑的,有鸡、鹅、猪、羊、兔、狗;水里游的,有放养于地头渠道里的多种鱼类。守着这处田园,他哪儿都不想去。

  那天,帮白老哥家播种作业忙活到中午,他杀鹅备酒留我吃饭,被我婉拒了,怕喝酒误事。白老哥有些过意不去,说他到时候晾晒一些红薯叶、芝麻叶什么的,有我一份。他还说,要把自己种的瓜果和粗粮留些种子,给我们工作队的菜地备用,还有他的果树品种,供我来年嫁接选用。我高兴地接受了。

  我和白老哥是忘年交,常听他和老伴黄姨讨论稼穑之事。

  去年中秋节前,他家头一批鸡已经上市销售完毕,包括死掉的80多只鸡在内,总共赔了两三千元钱。白老哥说,这批鸡苗来自两家孵化场,在他看来,它们之间融合不到一块儿,老打群架,结果两败俱伤。黄姨不同意这个说法,认为是鸡的营养不平衡,缺乏矿物质、粗纤维和维生素,导致鸡互相啄食啄肛,甚而自相残杀。我这个外行人倾向于黄姨的意见。后来,白老哥给鸡蒙上眼罩,拔除其尾部羽毛并涂上紫药水,进行隔离看护,还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今年,白老哥引进的第二批鸡苗是从成都订购“坐飞机”过来的,远在成都的女儿为他操办了此事。500只鸡苗,3000元投入。这些日子,他正忙着加固封闭一间温室型鸡舍,安装取暖用的火炉子、火墙、棉门帘,甚至棉褥子等。这一回,他听从了老伴的建议,把生火取暖的煤提前买好了。

  这些年,他们用土办法让自家养的火鸡和鹅孵化抱窝,但终究是小打小闹,上不了规模。夫妇俩盘算着再买些孵化设备,这样,鸡苗鸭苗鹅苗就可以自产自销,不用再受制于人。

  在刚收割完青储玉米的空地里,一群鹅或迈着悠闲的步子,或扇动羽翼,享受着金秋已不那么炙热的阳光。在这秋后的庄稼地里,偶尔可见长耳朵兔子,蹦蹦跳跳地忙着觅食。

  白老哥自己动手,电焊机、切割机、磨光机齐上,加工制作了三个大铁笼子。它的肉兔养殖已经尝试过一个阶段了,兔群繁殖速度快,它们的住房有些拥挤,得扩建一下了。我对刚下的一窝小兔子有点好奇——兔爸爸是棕色毛,兔妈妈是黑色毛,5只小兔子中,有黑、白、棕,还有一只花的,想不通它们是怎么遗传的。肉兔的养殖周期是4个月,饲料和青草搭配,上市行情大概是每只100元左右。白老哥大概算了一下,比养鸡的收益要高一些。

  庄稼、果树、菜园,鸡犬之声相闻,是白老哥理想的养老居所。因为这里不愁没下酒菜,他的小板房里经常有老伙计来喝酒聊天,很惬意。

  他种的树中,有一棵至今叫不出名字。这是他女儿从成都寄来的一整袋生花生里一颗无名的种子,白老哥随手把它种在了地头的菜地里,如今已长成一棵茁壮的小树,白老哥说像是皂角树。与它做伴的还有核桃树、香樟树、苹果树、梨树、枣树、杏树等。它们舒展枝叶,频频向这位来自远方的朋友招手示意,就像当年白老哥从万里之外的家乡来到新疆,在这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如今,作为疆三代,白老哥的孙子,已经跟那棵皂角树差不多高了。

  据说皂角树的花语是:只留住美好的回忆。

[责任编辑:张赏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