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大种质资源保护利用看新疆种业新变化

2021年03月05日 10:38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新疆农业科学院品种资源所研究员马艳明(右)与同事在种质资源库查看收集的农作物种子。记者江斌伟 摄

准噶尔雅罗鱼当年苗种,带着荧光条带标记,即将放流到河中。(受访者提供)

  乌鲁木齐晚报讯(记者江斌伟报道)种子是农业的“芯片”,畜禽种质资源是畜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鱼苗质量是水产种业加快推进现代渔业发展的关键……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打好种业翻身仗,加强农业种质资源保护开发利用。深入实施农作物和畜禽良种联合攻关。实施新一轮畜禽遗传改良计划和现代种业提升工程。加强制种基地和良种体系建设。

  面临新的发展机遇,新疆种业、畜牧业、渔业如何加强各类种质资源或是遗传资源的保护与利用?连日来,记者采访了新疆“种质资源库”、筹建中的西部地区国家畜禽基因库和筹划中的水产种质资源库在“十四五”期间的“新动作”,透视新疆种业的新变化。

  作物种质资源

  计划筹建疆内规模最大的农作物种质资源保存库

  3月3日,记者来到新疆农业科学院农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这栋并不起眼的灰色楼内,有新疆首座国家作物种质资源库(新疆分库),保存了世界50多个国家、地区及国内20多个省(区、市)的农作物品种资源,有50多种作物近3万份种质资源。

  进入库内,一股冷气袭来。新疆农业科学院品种资源所研究员马艳明说,此处温度常年保持在4℃左右,湿度控制在50%-65%之间,分门别类收藏着小麦、玉米、棉花等作物种子。通过仪器设备人工控制贮藏环境,种质资源在几十年、甚至数百年之后仍具遗传特性和一定发芽率。

  “目前,库容量基本处于饱和水平,我们计划筹建全疆规模最大、设施完备的农作物种质资源保存库,实现全疆农作物种质资源的高效管理。”新疆农业科学院农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副所长宋羽说。

  2020年,新疆启动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与收集行动,该所累计接到来自14个地州市的35个县(市区)的种质资源752份。其中,地方品种668份,野生近缘植物84份,发现一批新疆特有的古老品种、特异的资源,如红肉苹果、百年核桃树等。

  种质保存不等于标本保存,更不是粮食储藏,而在于保留种子的遗传物质,给后代生存繁衍提供作物种源,因此,被称为农业“芯片”。

  “避免种质资源流失,加强种子库建设迫在眉睫。”宋羽说,现有种质资源库只能以种子形式保存资源,对特殊资源,如鳞茎、块茎等资源不具备中长期保存的条件,急需建设可开展智能检测的现代化种质资源库,满足新疆“十四五”乃至更长期的发展需要。

  对于种业提升,新疆则进一步向前迈进。目前,自治区农业农村厅种业管理处正在编制《新疆现代种业“十四五”发展规划》,全疆申报现代种业提升重大建设项目7个,建立了“十四五”“三农”补短板项目库,共76个项目。

  新疆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研究员、国家小麦产业技术体系喀什综合试验站站长黄天荣认为,还应加大种源科技攻关进行技术升级,攻克一批突破性关键核心技术,培育适合新疆生态且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优良品种,最大化保护和利用种质资源。

  水产种质资源

  启动1-2个水生生物种质资源库建库目标

  在突出优势品种,打好水产种业翻身仗方面,新疆今年启动1个特有水产种质资源建库目标,以加大珍稀、濒危、特有资源和特色地方品种收集与保护,确保自治区特有水生生物物种资源得到有效保护及合理开发利用。

  据了解,新疆水生生物资源种类丰富,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26种,其中个别物种生存状况不容乐观。

  自治区农业农村厅渔业监督处副处长阿依古力 · 卡拉拜分析,新疆现代渔业发展潜力巨大。发展水产种业是加快现代渔业建设走规模、集约、高效、生态、安全发展的必经之路,提升渔业综合生产能力的关键基础。今年,新疆计划启动1-2个水生生物种质资源库的建库目标。

  同时,还将在阿勒泰地区、阿克苏地区等地开展水产苗种生态养殖繁育基地建设;开展自治区级水产原良种场认定工作,培育5个以上自治区水产原良种场,突出特色优势品种资源。

  新疆水产种业经过多年发展,形成具有特色的苗种生产能力。博州白鲑属鱼苗实现全人工繁育,成为我国最大白鲑属鱼苗生产基地;阿勒泰地区土著、特有经济鱼类鱼苗生产实现从养殖到繁育全产业链,基本满足市场需求;新疆多种珍稀濒危鱼类实现苗种自主规模化生产,逐年开展增殖放流,促进了天然水域种群恢复。

  自治区水产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环境监测中心主任牛建功说,今年计划开展新疆特有物种的种质资源调查和种质收集工作,丰富全疆水产种质资源库。

  2021年,新疆计划放流鱼苗不低于1093.5万尾,放流品种包括经济物种和濒危物种,进一步提升水生野生动物保护水平,为“十四五”新疆渔业发展夯实基础。

  畜禽遗传资源

  今年西部地区国家畜禽基因库将建成投用

  “今年,西部地区国家畜禽基因库将建成并投运,将构建畜禽遗传资源保护体系,在保护与利用新疆畜禽遗传资源中发挥重要作用。”新疆畜牧科学院副院长郑文新说。

  不久前,郑文新带领团队从南疆搜集并带回一份超细山羊绒资源。目前,超细、极细的资源在绒山羊和绒绵羊培育中发挥重要作用。

  郑文新是农业农村部和财政部现代农业产业体系岗位科学家,每年带领团队鉴定和收集种质资源。截至目前,该团队发现绵羊、骆驼、牦牛等资源,累计上万份。

  目前,这些资源暂时存放在临时畜禽基因库。国家畜禽基因库尽快落成,是郑文新等畜牧业专家内心所盼。

  西部地区国家畜禽基因库建成意义重大。项目选址乌鲁木齐南山种羊场,是我国在西部建设的首个国家级畜禽基因库,能全面提高新疆乃至西北特色畜禽遗传资源保护的物质装备水平,还能有效保存生物种质资源,为畜禽新品种选育提供素材。

  畜禽遗传资源是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畜牧业发展的物质基础,对保障国家生态安全和畜牧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作用。而新疆地域辽阔,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孕育了丰富多样、特性明显的畜禽遗传资源,是全国瞩目的畜禽遗传资源基因库。

  随着人类活动的影响等因素,一些物种正在走向濒危。新疆畜牧科学院畜牧研究所研究室主任郑新宝说:“有很多物种,人类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它的作用,就因为人类的影响而消失了,我们必须要加快资源的保护与利用步伐。”

  根据农业农村部《关于报送2019年现代种业提升工程等项目投资建议计划的通知》,2018年11月,新疆畜牧科学院组织申报了《西部地区国家畜禽基因库》建设项目,规划用地面积8768.30平方米,总投资2494万元,计划今年6月底完成基因库建筑工程。

  郑文新说,项目实施后,可有效保护、深入研究、合理开发和利用畜禽种质资源,分年度实施新疆及西北其他省区畜禽资源状况调查和资源信息收集、冷冻保存3000份以上畜禽地方品种遗传资源,为畜禽新品种选育和畜牧业可持续性发展提供基础性和公益性服务,确保资源不遗失。

[责任编辑:罗晓丽 ]